-

不是他送她捧花,然後她表示感謝請吃飯嗎!為什麼他要請她吃飯?

“然後你女朋友也在嗎?”簡清若問。

夏塵好像突然想起來,“對,我有女朋友的。那還是算了吧。”

“……”簡清若實在無語。

夏塵都忘了自己有女朋友的麼!前幾天不是纔剛準備領證結婚的!

說到自己的女朋友,夏塵還想了想。

那天原本是領證結婚的,結果秦可可叫了一堆接著來圍觀。

這顯然是藉著他,秦可可想提升人氣。

他不喜歡這樣,更不喜歡被人利用。

當初秦可可是他的病人,主動追求的他。

他覺得有個女朋友也行,反正挺可愛的。

現在,他經常都會忘記自己有個女朋友,經常是秦可可來找他,他纔想起來,那是他女朋友。

“夏塵,你喜歡秦可可嗎?”簡清若見他直接要走,忍不住又不甘心地問。

“喜歡吧。”夏塵說。

“喜歡哪裡?”

夏塵還真是一時想不起來,“我不知道。”

他真是太老實了。

簡清若有時候真是想拿個狼牙棒敲一敲他。

任知光眯著眼看著簡清若和夏塵站在一塊,他幫簡清若拿著捧花,可那捧花的花瓣都給他拔光了。

他現在就想把捧花給拔禿才高興。

“寧寧,你穿上婚紗可真美!再找不到比你更美麗的新娘了。”

到宮七律這邊敬酒的時候,隻有白一寧一個人過來。

霍明拓對宮七律的不滿表現得極其明顯。

關於他們三人之間的恩怨,在場的多多少少都知道一些,私底下少不得議論。

宮七律的大度,實在是讓在場男士佩服,更是在場女士傾慕。

大概除了白一寧,也很少有人不喜歡宮七律這款帶著王室血統的真正的貴族。

“七律,你嘴巴還是那麼甜!”白一寧失笑。

“我說的實話,從來都說實話!”

白一寧和他手裡的杯子碰杯,“能不能對你說謝謝?”

“不能,我已經聽太多了。恭喜你寧寧,如你所願了。”

白一寧一口就喝完了杯中酒,“七律,還是要謝謝你,來參加我的婚禮,接下來就該輪到你了!我很期待的!”

霍明拓是留給他們說話的時間,時間一到,立馬走過來,摟了白一寧的細腰。

“老婆,跟我去見一下總統先生。”霍明拓找了很好的藉口把白一寧帶走。

全程冇看宮七律一眼。

五年前的事,他可忘不了。

要不是看在白一寧的麵子,他早就跟宮七律開乾!

目前看來宮七律和霍煜凡合作,遲早還會對他動手,他就等著!

拭目以待!遲早讓宮七律灰溜溜滾回本都,再也不敢回來。

“爹地,小雪陪陪你呢!”宮小雪看到宮七律來了,做完花童就跑到他這兒來了。

宮小雪雖然貪玩,可也不是個忘恩負義的小孩。

自小由宮七律帶大,自然也是親近些的。

宮七律揉了揉小雪的頭髮,“去跟其他小朋友玩吧,爹地冇事的!”

“媽咪都跑了,爹地怎麼會冇事呢!小雪雖然小,可是我也是懂的。爹地要是丟下小雪跑了,我也是很難過的呀!”

“小丫頭,你媽咪本來就不屬於我。”宮七律捏著她的小鼻尖,滿是寵溺。

又抬頭看白一寧的曼妙的身影,感歎著:“她走了真好,不然總擔心她要走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