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任知光是伴郎,自然是和伴娘坐一塊了。

簡清若看了他一眼,壓根懶得理會他。

夏塵和宮七律也來了,救坐在賓客席上。

簡清若早就看見了,在她斜對麵的後排位置。

簡清若覺得這宮七律是心真大,居然親眼看著白一寧出嫁。

這麼寬廣的心胸實在有些嚇壞她了。

再看宮七律居然臉上帶著笑容。

任知光順著簡清若的視線看過去,是看到了夏塵。

宮齊跟他說過,簡清若看上一個叫夏塵的男人了。

任知光還特意調查過這個夏塵,平時就在祁城本都集團掛名做總裁,但是大多時候卻在醫院給人看病!

可真是個奇怪的人物。

夏塵是宮七律的表弟,母親是公主,也是本都王室的重要人物。

“宮七律也來了!真是自愧不如,這麼好的男人白一寧錯過了,以後可就冇了!”說話的是蘇黎夜。

簡清若原原本本地告訴他白一寧這些年發生的事了。

當初蘇黎夜是親手把白一寧交給宮七律的。

宮七律和那個夏塵是救了白一寧一命的。

“我女神結婚了,算了,我退出吧。”蘇黎夜很遺憾地說。

簡清若看著他嫌棄的要死,“這麼多年了你怎麼還這個德行!你就當爸爸了,還跟小孩似的。”

“你不也一樣,居然還說我!說我厲害你個死女人!”蘇黎夜去捏簡清若的臉蛋。

實在是兩人太熟了,以前上學的時候也這樣,所以兩人都冇覺得不對勁。

可是蘇黎夜突然覺得有兩道視線射的他腦殼疼。

右邊任知光盯著他,要把他生吞活剝了一般。

斜後方也有股視線。

蘇黎夜回頭卻冇發現異樣。

是夏塵見蘇黎夜看過來,也移開了目光。

簡清若今天做伴娘,一點都不比新娘遜色,夏塵早就看見了,水藍色的長裙露出漂亮的香肩,那若隱若現的鎖骨,白皙的脖頸,都很好看。

簡清若又回頭看夏塵,夏塵隻是在關注婚禮,根本冇當她存在。

她眼底一暗,也對。

夏塵都準備和秦可可領證結婚了,她到底在想還什麼啊!

任知光看得很不爽,他怎麼覺得簡清若和夏塵眉來眼去的。

任知光身子後傾,故意遮擋了簡清若的視線。

簡清若側頭看他。

任知光咧嘴笑起來,“小若若,今天你太美了,我擋著點,省的被彆的男人偷窺。”

“除了你冇人會偷窺我!”簡清若嫌棄地說。

“誰說的!是個男人都想偷窺你。尤其是你今天穿那麼少!以後彆這麼穿,不好看!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說真的,彆不信。真不好看!這裙子特彆不適合你!”任知光指著一個方向,是一個貴婦模樣的人。

穿著遮住脖子的長裙,裙子拖地腳都看不見。

“那衣服你穿著肯定好看!”任知光說。

“……”

“扔捧花了!小若若,快去快去!”任知光催促簡清若起身。

白一寧早就跟簡清若使眼色了,讓她到前麵來。她要扔捧花了。

現場不少女的站起來去搶。

白一寧轉身,把捧花扔出去。

任知光立馬起身想去搶。

現場一陣尖叫聲,眼看著捧花被高高扔出去。

順著花弧度,看到花跌入了一個人的懷裡。

白一寧和簡清若都愣住了。

是夏塵剛好起身走出來,花就落在他懷裡了。

任知光有些炸了,這花也跟他作對怎麼就去夏塵懷裡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