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婚禮一結束,白星楚就在看新聞和網友評論。

她刷了上百條評論居然隻有幾條是在說她的婚禮。

她在海邊結婚,都已經開放給所有媒體,近乎是現場直播的。

白一寧的婚禮媒體都進不去,一個個卻議論得熱火朝天。

白星楚很生氣地合掉筆記本電腦。

羅一喝得醉醺醺地進來,一進來就抱住白星楚。

白星楚嚇了一跳,回頭看到羅一的臉,她掩不住的厭惡。

霍明拓從來不會喝醉酒還喝得如此醉醺醺的!

“星楚,我終於把你娶到手了,我小時候就好喜歡你……”羅一說著就來親白星楚。

“是嗎,小時候喜歡我為什麼不說呢!”

“你不是喜歡明拓嗎!我從來都知道你喜歡他,我又不想跟自己兄弟爭女人……”羅一在白星楚的唇上輾轉親了很久。

掐住白星楚就把她抱到桌上。

白星楚看著拜倒在自己石榴裙下的男人,唇角冷冷地勾起。

羅一對她來說,的確是很有用。數不完的錢給她花,對她體貼又溫柔!

“星楚……星楚……”他喊著她的名字。

白星楚勾住他的脖子。

“星楚你真是個小妖精!”

“喜歡嗎?”

“喜歡!我都愛死了!”

“老公,我來伺候你好不好?”白星楚嬌滴滴地喊著

羅一急切地把她拽到自己麵前,“好!你來!星楚,我愛你!我愛你!”

白星楚的眼底閃過不屑。

那麼輕鬆就說愛的男人,她一點都看不上。

她是曾經墨城常家第一大小姐常悅的女兒,除了墨城霍家霍明拓,還有誰能配上他。

遲早有一天,她會讓霍明拓拜倒在自己石榴裙下!

----------

白一寧一直吐槽霍明拓的婚禮太土了!充滿著銅臭味,全是用錢堆出來的。

霍明拓眼底都是笑,他有的是錢,隻想在這個女人身上花光。

可是怎麼花都是一輩子都花不完。

他當然不會在她身上吝嗇,何況今天三個女人結婚,他更加不能讓白一寧丟臉。

婚禮並冇有太熱鬨,來的人都是霍明拓的親朋友好友。

霍邵容身為霍明拓的父親,自然也出席。

是沈沐堅持讓人去請霍邵容,無論如何,霍邵容都是霍明拓的親生父親,如此人生大事,父親不應該缺席。

霍邵容在人前也是配合著上演了一出好父親,好公公的戲份。

表麵上父子和諧。

白一寧和霍明拓已經宣誓完,交換了戒指,兩人相擁,原本隻要親親一吻,霍明拓卻抱著白一寧冇放手。

吻得極其熱烈。

惹得台下一陣起鬨的掌聲。

簡清若是伴娘,此刻坐在台下,眼睛都濕了。

像似一個老母親把自家女兒終於嫁出去了一般。

“小若若,咱們也結婚好不好?”旁邊有人湊過來,是任知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