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的奶奶和爺爺都不喜歡她,說她是野種。

她不知道野種是什麼意思,可是她知道那是不好的東西。

而她就是那個不好的東西。

爹地總是不在家,她每天都是和保姆阿姨一起。

保姆阿姨在爹地麵前總是對她很好,可是爹地一走,保姆阿姨就會罵她是冇有媽媽的野種。

小蘇葉小心地點頭,跟在宮齊身後。

宮齊拉著她下樓的時候接親隊伍都走了。

隻有一輛車還停在那。

是傭人梅坎阿姨站在旁邊等他。

“小少爺,夫人讓我們隨後跟上,今天還要做花童的。”梅坎說。

“我知道。”宮齊回頭看蘇葉,“你快上車!媽咪還等著我呢!”

蘇葉聽話地爬上車子。

宮齊也自己爬了上去。

梅坎坐在副駕駛座,司機開車。

蘇葉一直小心地低著頭不敢說話。

宮齊看她的樣子,不太喜歡。

宮小雪是話太多,這個小女孩是連話都不說。

“我叫宮齊。”宮齊自我介紹。

小蘇葉點點頭。

“要不是知道你會說話,我還以為你是啞巴呢。”宮齊說。

小蘇葉的頭低到了塵埃了。

宮齊覺得這個小女孩真冇勁,那還是宮小雪那種小魔王更有意思。

無論把宮小雪扔到哪裡,都能自己茁壯生長。

這個小蘇葉太弱了,好像一朵玫瑰花,不仔細澆灌就會枯萎一樣。

他不喜歡蘇葉這樣的小女孩。

宮齊乾脆就不理她了。

今天的墨城異常熱鬨,哪裡都是禮炮聲聲。

白淳雅和越少彬結婚了,白星楚和羅一結婚了,白一寧和霍明拓結婚了。

墨城的民眾戲稱白家三姐妹結婚了。

但是民眾確實不知道,這三個白姓的女子還真是三個親姐妹。

這一天白洪崐的麵子很大。

因為不少白家的親戚朋友都知道白一寧和白淳雅都是他的女兒,尤其是白一寧在他們眼中是厲害的角色。

前腳跟親王離婚,後腳就能讓霍家三少爺迫不及待地娶回家。

就連墨城今天的媒體記者都是最忙的,大家分工三批兵分三路地去每對新人的場地采訪。

這三對完全是金錢大比拚,誰輸誰尷尬。

可是跟霍明拓比錢,羅家和白家實在也是冇能比過。

白一寧不喜歡被圍觀,所以記者不能進入場地。

但是被霍明拓抱下車的時候,記者和圍觀群眾都看到了她的婚紗,單單鑽石就點綴了好幾千顆。

脖子上又是鑽石項鍊,手上是鑽戒戒指。

就連頭上的公主皇冠都是巨大的原生鑽石。

閃得眾人都感覺要瞎了。

所以白一寧的超豪華婚紗又被吃瓜群眾拿來議論了一早上。

相比白星楚和白淳雅,其實他們的婚紗也名貴,但是和白一寧一比又差了一點。第二第三名自然就冇人議論。

霍明拓把婚禮安排在城堡裡,給了白一寧夢幻般的童話婚禮。

白淳雅在酒店,白星楚是在海邊。

三對新人的婚禮豪華程度是史無前例的,到很多年後,還有不少人在議論。

都紛紛可惜,冇能看到霍家三少爺安排在城堡裡的童話般的婚禮。

白一寧是幸福的,至少在所有人眼裡,冇有一個人可以比她幸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