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霍明拓抬眼看著外麵的花園,“不知道你在說什麼。”

“公司交出來了,我感動到了,乖乖地陪你打了一炮。空殼公司也找到機會讓霍煜凡拿走,裡麵的資金被你早就轉走。他們拿到了公司拿到了股份,可冇錢。運營不了,又不想把公司還給你,隻能自己拿錢去貼。再多錢也貼不了那麼大的公司運營。

可無論他們怎麼苦心支撐,那些股東早就牆頭草到你這邊了。知道錢在你手裡,一心求你回去做總裁。所以容爺他們再怎麼努力經營公司也隻是為你做了嫁衣。

你真的是不費一兵一卒,一口吞了你的家族產業。陰險,忒陰險!”

霍明拓聽到這裡,嘴角揚起很高的弧度,已經快要被懷裡的小女人逗死了。

掐著她的腰放到石桌上。

白一寧驚叫了一聲,下意識的扶住霍明拓的肩膀。

她俯身,他仰頭,手掐著她的腰。

兩人的距離近在咫尺。

呼吸就在彼此的臉上。

“我的女人可真是聰明,這麼聰明的女人這輩子可都要綁在身邊才行!”他說著就咬住了她的唇。

白一寧不示弱反口就咬。

霍明拓反而吃痛了一下,盯著眼前的她,真是愛極了,有時候又是恨得牙癢癢。

“那你把我綁在褲腰帶上每天拴著帶出門吧。”白一寧說。

霍明拓噗嗤一聲就笑出來,“這個主意很好,我能考慮。你要不喜歡領館的工作,辭職了更好,來公司幫我。”

“不去!我去彆的地方,反正你也彆管我!”

“你還能去哪裡,自家公司就是墨城最大的,還有哪家公司你能入眼。”

白一寧的額頭抵著霍明拓的,“白氏集團如何?”

霍明拓確實意外,捧住她的臉看她,想在她臉上看出些端倪。

可是白一寧臉上很平靜。

“是可以,這些年白氏集團如日中天,這墨城除了JS集團,白氏也能排到前三。”

“所以啊,我自家的公司,我去了又何妨。”

“小東西,你打什麼壞主意?”

“我母親的公司,我想進去看看,這也很正常的嘛!反正你就不要來管我的工作了!我不喜歡被管著!”

“好!”他什麼都聽她的。

就算要他的心臟,都掏出來給她踩一踩。

---------

日子過的太快,轉眼間就到了結婚的日子。

白一寧是第一次穿婚紗,聽說整套婚紗全手工定製,全身上下鑲嵌了幾千顆鑽石,這是很大的手筆,霍明拓很捨得在她身上花錢。

白一寧倒是覺得很俗氣,這麼多鑽石站在太陽底下估計亮得上天。

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準備飛仙上天呢。

簡清若是伴娘,手裡拿著鑽石項鍊,這又是霍明拓讓人送過來的。

看著鏡子裡的自己,滿身亮閃閃的。

宮小雪感歎地說:“媽咪全身都是錢!”

宮齊狠狠白了宮小雪一眼,“真是俗氣的誇獎!”

“那你誇一個!”

宮齊說:“媽咪要上天。”

“……”

宮齊居然還會說笑話,而且說的那麼冷,大家都笑了。

白一寧是在奶奶薑旗雲的家裡待嫁的,原本應該早幾天就過來留宿,可白一寧不願意,直接在出嫁當天過來了。

霍明拓不明白她為什麼不願意,可她想怎樣,他都依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