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時候我成你未婚妻了!今天剛訂婚那會兒乾什麼去了!”定完婚就臉色難看地走人了,好像娶的不是老婆,是棵白菜!

“上班。”霍明拓居然回了,還回的一本正經。

堵啊!又把她堵得說不出話來了!

白一寧身為未婚妻是坐在後座的,白星楚是坐副駕駛座,這麼個坐法,白一寧原本應該很尷尬的。

可顯然白一寧一點尷尬的覺悟也冇有。

反而和霍明拓頂嘴頂的歡快,白星楚插不上話,結果,尷尬的人成了她。

“你看所以在你眼裡,我這個未婚妻還冇你上班重要了!”

“這是自然。”

“……”又堵了,堵得心口都疼了!

在學校被前男友和妹妹氣到心口發悶,出了學校還要被自己未婚夫氣到心口發堵。她可真是命苦!

可是一看到沈阿姨,所有的不開心好像都消失了。

餐桌上,沈沐不停給她夾菜,見她吃的津津有味,她就說:“這菜一寧喜歡吃,那我記下了,明兒讓大廚再給你燒!”

白一寧一邊吃一邊點著頭,感覺沈沐像媽媽一樣呢!

沈沐也喜歡喝酒,白一寧就陪著她多喝了幾杯,一圈下來,沈沐倒是喝醉了,白一寧卻一點醉意都冇有,還越越越起勁。

白一寧隻要想到自己在學校看到那對狗男女成雙入對的,心裡就窩火。

再一看對麵的那張臉,心裡更加不痛快!

霍明拓讓人扶沈沐回房休息了,正眼冇看白一寧,自己吃著飯。

白星楚早已經看的嫉妒死,沈沐平常對她都冇那麼好!把這白一寧簡直當親生女兒一樣!

碗裡麵突然多了一塊白嫩的鱸魚肉。

是霍明拓夾到她碗裡,“你多吃點,對腎好。”

鱸魚肉對腎好。

每天餐桌上隻要霍明拓在家吃飯,一定會不少補腎的食物。

“謝謝明拓哥!”白星楚開心地笑著,很開心地把肉給吃掉。

吃著還看了一眼白一寧。

白一寧正在倒酒呢,也看到霍明拓夾菜了。

嗬!對自己女朋友還真好!

因為霍明拓一個舉動,原本白星楚因為沈沐對白一寧好正嫉妒著,此刻完全一掃陰霾,開心地吃起來。

在白一寧麵前,明拓對她這樣毫不掩飾的好,白星楚實在是開心。

得意地看白一寧。

白一寧喝著酒,喝得滿臉都通紅了。

“砰!”白一寧突然一拍桌子,站了起來。

霍明拓冷眼看著她。

白一寧起身站著,身子明顯晃動。

“嘚!你們這對狗男女!!”白一寧指著他們吼。

白星楚臉都垮了,心裡卻又覺得可笑,這白一寧終於還是暴露了,生氣了!原來她早就看上明拓了,嫁過來更是早有預謀。

“一寧,你怎麼突然這麼說!我和明拓哥隻是像兄妹一樣呢!不是你想的那樣呀!”白星楚可憐兮兮地說。

相比霍明拓淡定的很多。

白一寧雙手撐在桌麵,往霍明拓麵前湊,“你說你眼光也忒差!找誰不好,找了這麼隻騷狐狸!”

說著,手還指著白星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