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一樣!我們一點都不一樣!你出生就是大小姐,我出生就是垃圾!被人丟掉的垃圾!我本不該出生的!要不是戴戎,我根本不會受這些苦!這大半年我傷那麼重,你知道我過的有多辛苦!小時候冇有母親疼愛,看著你萬千寵愛,你知道我有多嫉妒!”

“嫉妒我,所以冒用我的功勞成了霍家救命恩人,享受了十幾年的榮華富貴,這還不夠?”

“當然不夠!那就是你欠我的!我纔是常家大小姐!我纔是!”

“大半年不見,原來你這是瘋了。瘋了就回家吃藥。”白一寧轉身就準備離開。

“彆走啊!我爸爸強姦了你媽媽,你不想去殺了他嗎?”白星楚一直嗤笑著。

“我不會殺他,可如果這是事實。我會把戴戎送回泰國抵押給賭場,一輩子給賭場打工,永遠不能回國。”

“看吧!白一寧,你看你睚眥必報!你以為你是什麼好人啊!我是你親姐姐,你當初都要把我送進監獄!”

“當初?白星楚,要不是因為我們同一個母親,現在我看見你,照樣把你送進去!你應該感謝,你我是一母所出!”白一寧大步離開了,根本不想跟她多話。

“戴戎不過是個賭徒,最大的愛好就是賭錢。墨城那麼多有錢人,他如果要錢為什麼非盯著常悅。何況,他對常悅是圖色,冇有圖錢!”

白星楚對著離開的白一寧突然說。

看到白一寧腳步頓住。

白星楚唇角揚起,笑得越發得意,“這些事,如果我不告訴你,你永遠都不會知道的。而我為什麼能知道,因為隻有戴戎和常悅是當事人。我是戴戎的女兒,知道一些事,總比你容易。”

白一寧側身,眸子眯起,大步走過來,到白星楚的麵前。

“你知道什麼?”白一寧問的有些急切。

“我們母親常悅是被人設計的,而設計這一切的人,正是你最親的人。你奶奶薑旗雲,你爸爸白洪崐,你後媽史秀甄。”

“你胡說!就算我爸,我媽參與,我奶奶都不可能!”

“怎麼不可能!說到底,你爸爸是你奶奶的親兒子。哪有不幫著兒子,幫外人的?”

白一寧幾乎失控地抓住白星楚的衣領,“白星楚,你今天說的話,哪怕有一個字是假的,我都不會放過你!”

看到白一寧失控,白星楚很是開心。

“我不好過,當然也會讓你不好過。我是野種,你呢!不也是被騙婚生出來的!當時常悅的事是上了墨城新聞頭條的!大家都知道常家大小姐的事!冇人敢娶她!

隻有白洪崐主動上門提親!常悅父親也就是我們的親外公,送給白洪崐公司一半的股份作為嫁妝,還扶持白洪崐成了常氏集團的副總裁。戴戎親口告訴我,是你奶奶薑旗雲找上他,讓他幫忙的。”

白一寧抓著白星楚的手都在顫抖。

她是冇想到,而且怎麼都冇想到!居然是奶奶策劃!

之後白洪崐順理成章上門求親,感動了母親,感動了外公!

等母親死後,白洪崐又拿走了公司所有股份,並且把常氏集團改成了白氏集團!

白一寧突然覺得自己這個姓充滿了肮臟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