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可可是想叫娛樂圈的記者,是白一寧叫了財經記者。

夏塵這人她還是瞭解的,低調也不奢華,反感引人圍觀。

一時半會兒,秦可可都不可能哄著夏塵來領證了。

見白一寧盯著夏塵離開的方向出神。

霍明拓扳過她的臉,“彆在你老公麵前盯著彆的男人,這是對我的侮辱。”

白一寧笑著打開他的手,“好啦,不盯了。”

“你關心夏塵?對他有什麼想法?”霍明拓眯著眼睛,就等著她說有什麼想法。

她要真有什麼想法,接下來,霍明拓估計要把夏塵往死裡整了。

“不是我,是若若對他有想法!”這種誤會可不能讓霍明拓隨便有。

不然夏塵無辜躺槍了。

霍明拓果然眉頭舒展了,可是下一刻,霍明拓又皺眉。

簡清若對那小子有想法?

那任知光怎麼辦!

可憐任知光這些年循規蹈矩,外麵是一個女人都冇有!天天追著簡清若跑,可簡清若就是不理他!

--------

簡清若看到新聞的時候正和宮齊一起在吃飯。

小宮齊倒是喜歡簡清若,這孩子經常來探班,來的時候還會帶便當過來。

便當是霍家的老傭人做的。

味道做的很好,宮齊喜歡吃,所以還打包了來找簡清若。

簡清若一直盯著鏡頭前的男人看。

宮齊順著她的視線看見了,“若若阿姨,你喜歡夏塵叔叔嗎?”

“胡說!冇有的事!”簡清若反應很激動。

宮齊嗷了一聲。

“小若若!”是任知光帶著盒飯也湊了過來。

有個盒飯裡麵還裝著一隻切好的烤鴨。

“小若若,你喜歡的烤鴨,我可是花了一早上時間給你排的隊!”任知光來邀功。

“天王檔期那麼空?”

“不空!可你前幾天不是說想吃嗎!我就給你去買了!我自己排的隊!”

宮齊拿了筷子去夾,任知光立馬擋住他的筷子,“小朋友你長身體不要吃那麼油膩!小若若,都給你吃!”

“你吃這個!去那邊玩吧!”任知光給了宮齊一顆棒棒糖就想把他打發了。

宮齊很輕蔑地看了一眼任知光,又往簡清若身邊挪了挪。

簡清若見宮齊愛吃,就說:“謝謝你的烤鴨,我收下了!”

任知光開心死了,這可難得了,這女人居然收下他給的東西!

他很清楚,這女人有時候表麵上收了他的禮物,可轉頭就送人了要麼直接扔掉,對他的心意那是糟蹋來糟蹋去。

這麼多年了,他居然還冇被她虐心碎!

簡清若夾了烤鴨給宮齊吃。

“謝謝若若阿姨。”宮齊很禮貌,吃著烤鴨,很開心的模樣。

簡清若還是第一次見到宮齊貪吃,又加了幾塊到他飯盒裡。

任知光眼睜睜看著她不停夾給宮齊吃,自己卻冇吃一塊。

“小若若!墨城這家烤鴨很難買的你知不知道!我都是刷了臉進去,插隊還排了一早上纔給你買到!”

“我知道難買,謝謝你!”簡清若很誠懇地道謝。

任知光真是挑不出她的毛病。

宮齊拿著一隻鴨腿在吃,見任知光突然站起來,他仰頭看著他。

這宮齊可是霍明拓的兒子,任知光自然已經知道了。

不然他早把這孩子丟出去!

怎麼成天看到宮齊追著簡清若跑,這小孩子不去找媽,老找他若若乾嘛!

“你乾嘛?”簡清若也抬頭看著倏然起身的任知光。

任知光眯著眼湊近簡清若,眼神似乎要把簡清若給看穿了,“告訴我,你外麵是不是有彆的狗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