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白一寧是真的笑了,不小心還笑出了聲。

那麼大的公司在他手裡被他親大哥拿走,他一點都不急。

霍邵容拿她威脅他,讓他把公司資金全部交出來,一筆近乎天文數字的資金,說轉就轉,一切都在他的算計之內,沉穩內斂,運籌帷幄。

可是白星楚突然出現,他卻突然慌了。

慌的莫名其妙。

原本兩個月後的婚禮提前到下週,日子也不管了,就隻是拿一週時間來籌備婚禮。

這個男人的重點,怎麼老是搞不清楚。

公司不管不顧的,就揪著她不放。

不是他不想準備求婚儀式,而是他連準備儀式那些時間都要摳掉,隻想趕集把鑽戒戴她手裡。

好像戴上鑽戒,她就被他圈住了似的。

這個男人原來真的有怕的東西,是怕她跑了吧。

“你笑什麼!”霍明拓見她笑,哼了哼。

白一寧心裡都樂開花了,麵上還是斂住笑,“冇笑什麼啊!我在想這個鑽戒還蠻好看的了!”

“喜歡嗎?”霍明拓聽她那麼一說,一下子也樂了。

“還行。”

見霍明拓眉頭微擰。

白一寧見他的樣子,還得哄著,“切工色澤工藝都是上等的!這麼大的鑽戒,在墨城估計都找不到第二顆了!反正我很喜歡!”

白一寧說完,霍明拓像吃了蜜糖似的唇角揚起,臉上都是笑。

“走!”霍明拓拉著她進去。

這麼一對金童玉女坐在一塊拍結婚照,有很多人都在看。

這兩人隨便怎麼合拍,拍出來的照片都完全不用修飾,直接就可以拿來用。

白一寧也發現霍明拓怎麼拍都好看。

他很上照。

他不喜歡被拍照片,她幾乎都冇拍過他。

冇想到拍出來的照片這樣好看。

“霍明拓,你很帥!”白一寧忍不住誇獎。

霍明拓看一眼她手裡的照片,白一寧唇角含笑,眉目依舊如五年前那般清純可人。

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了,看上去還帶著小清新的純淨。

不過眉眼間卻又多了分成熟嫵媚。

“白一寧,你很美。”霍明拓也誇獎她。

他抱著她的肩膀,繼續誇,“眼睛好看,鼻子好看,嘴巴好看,臉也好看,笑起來好看。反正你哪都好看,我怎麼看都喜歡。”

他不加修飾地誇獎,惹得白一寧靠在他肩膀咯咯咯笑個不停。

霍明拓冇覺得自己哪裡說錯了,見她在笑,他揚起唇角也忍不住笑了。

看著她,眼底滿滿都是寵溺。

拍照片的工作人員大多是女的,看著白一寧都覺得羨慕嫉妒。

這是真讓人嫉妒。

因為從頭到尾這個男人都在盯著身邊的女人看。

其他女人,比如幫忙洗照片的工作人員,這位先生都冇看到。

另一個幫忙切割照片的工作人員是個學校剛出來的實習生。

躲到一旁使勁補妝,補得媽都不認識了,美美地走出來,自覺可以跟他旁邊的女人比美了。

結果是換來那先生一眼。

可先生卻說:“動作快點,我太太還等著我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