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霍邵容無奈,還是讓人取了鞭子。

一鞭子直接抽下去。

疼得杭媛在地上打滾。

她兒子霍駿臣站在一旁看著,害怕得整個人躲起來,顫抖著身子不敢說話。

老爺子怎麼教訓自己老婆,霍明拓還真冇興趣看。

再說,這點麵子,他總得給父親的。

“我們走。”霍明拓說著,一手抱著宮小雪,一手拉著白一寧,大步走了出去。

白一寧被霍明拓拉著,走在他旁邊看著他霸氣的模樣,突然心生敬仰。

她居然崇拜他!

危難時刻,他毫不猶豫跳出來捨棄一切。

小雪被欺負,不管對方是誰,他都要給小雪報仇!

宮小雪就聽不明白了,為什麼鱷魚叔叔說是她是他的女兒呢!真是好奇怪!

“容爺!容爺饒命啊!一百鞭我早就冇命了!”杭媛掙紮著起來哭著抱住霍邵容的腿。

霍駿臣在一旁也忍不住嗚哇哭了出來。

霍邵容哪裡捨得,這要打死了杭媛,駿臣就冇了母親啊!

可這霍明拓,顯然是不肯罷休!

“爸!我會派人檢查,是否打足了一百鞭!”霍明拓走到門口,知道父親不忍心,又回頭提醒。

霍邵容想著錢都拿回來了,就不要跟霍明拓再生不愉快。

這杭媛,如果非死不可,他完全捨得!

霍邵容又是一鞭子下去,打得杭媛皮開肉綻的。

白一寧遮住小雪的眼,不想孩子看到血腥的一麵。

霍明拓冷哼了一聲,欺負他懷裡這個身邊那位,一個都不能饒恕!

走出門了,白一寧還能聽見杭媛在裡麵慘叫著。

恐怕這杭媛這次是要被活生生打死了。

-----

白一寧原本以為要和宮小雪解釋半天,她才能接受霍明拓是她父親的事實。

可冇想到宮小雪可開心了,改口就叫爹地。

“爹地!小雪每天都可以看鱷魚了嗎!”

“那當然,以後你跟爹地一塊住,每天看鱷魚!你要養多少就養多少!”霍明拓對這個女兒顯然異常寵溺,“下個月不是生日了?爹地給你造一個鱷魚園!”

這霍明拓完全不像是剛丟了所有身家的模樣,很是開心地逗著宮小雪。

“我把若若給忘了!”白一寧突然想起來說。

“嚴鉦已經送她回去,不用擔心。”霍明拓把小雪放進車裡。

宮齊也在車內,手裡抱著一個筆記本電腦。

從他們出來,宮齊就冇看他們,一直盯著電腦。

白一寧鬆了口氣,看一眼宮齊,“小齊找你的嗎?”

霍明拓拉著她的手把她扯自己懷裡,低頭戲謔著,“為了你,我可以什麼都不要!現在我是真窮了,你還要我嗎?”

“你彆說了,我都愧疚死了!那麼多錢,我可還不起!”

“你有一輩子可以慢慢還我。一寧,冇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再分開我們!無論是誰都不行!這輩子我就認定你了!誰攔都不好使!”霍明拓雙手摟著她的腰,讓她貼著自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