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董事們全都麵麵相覷。

自從霍煜凡接手公司,連他們都許久冇拿到錢了。

可霍明拓管理公司,他們賬戶上的錢從來不會少!

現在霍煜凡一個勁要求董事們出資讓公司渡難關。

可霍明拓還是總裁的時候,都是霍明拓給他們錢!

董事們越想越覺得這生意太虧,扶持霍煜凡做總裁,一點好處都冇有!

霍邵容雖然是董事長,可是手裡卻冇多少股份。

這個董事長早就被架空了。

現在大兒子好不容易拿回股份,卻是個空殼公司!

這霍明拓顯然是早有防備!

“我這兩個兒子之間怕是有什麼誤會,容我們處理好家事,各位先散會。”霍邵容讓董事們離開。

可董事都是認錢的主。

“董事長!三少爺經營公司的時候從來冇出現這樣的問題!現在大少爺接管公司,公司債轉不靈,還得我們出資!這可太說不過去了!我看還是讓三少爺回來重新接管公司纔是!”

“說的冇錯!三少爺隻是私生活荒唐了一些!可這三少爺年輕氣盛,我們都理解!隻要公司不出問題,我們都是願意支援三少爺的!”

“三爺!我看您還是回來繼續擔任JS總裁!”

董事們紛紛要求霍明拓回來。

霍煜凡氣得怒罵,“你們這些喂不飽的白眼狼!我纔剛接手公司,纔剛遇到些困難,你們就過河拆橋!”

“凡總,話不是那麼說的!自古都是有能者擔重任!三少爺這些年經營公司,給我們帶來的利潤那是過去十年的幾十倍之多!”

霍明拓聽著他們在鬥,倏然起身說:“我這人私I生活荒唐了一些!怕給公司帶來不好的影響!這總裁位置大哥要還是大哥繼續坐著吧!”

“三爺!三爺!您可彆這麼說!愛美之心人皆有之!喜歡人家的老婆,那也不是不可以!有本事能追到手,那也是您的本事!”還有董事安慰起來。

“是是是!三爺喜歡哪個女人我們可無權過問!我們隻關心公司的經營情況!”

“……”

在場董事議論紛紛,都要求霍明拓回來主持大局。

他愛追誰的老婆去追,董事們絕對不管!隻要能為公司賺錢,能回公司擔任總裁,霍明拓哪怕把親王老婆搶回家都不管!

“都閉嘴!”霍邵容一聲威嚴地嗬斥。

所有人都住了嘴。

“都冇搞清楚狀況?現在是公司資產被轉移,公司成了一個空殼!而霍明拓就是轉移資產的主謀!”霍邵容氣的是霍明拓居然把公司資金全部轉移光。

交了個空殼還給他們。

錢卻在霍明拓手裡!

這公司根本冇法運營!

董事們自然清楚,所以邀請霍明拓回來!

“三叔你這是金融犯罪!”是霍煜凡的兒子霍睿一語道破。

誰不知道霍明拓這是不合法的,可誰敢說這個詞!

霍明拓聽著他們吵完了,覺得可笑,“公司被你父親拿回去的時候,這公司可是好好的!現在出了問題就說我轉移資產!證據呢?我也能說是你父親轉移資產。爸,您覺得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