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霍明拓,我又不是雞腿,你不要這麼啃!”白一寧控訴著想要推開他。

霍明拓一手抓住了她的雙手舉過頭頂,直接把人訂在門上似的。

他居高臨下地盯著她,眉眼裡都是笑。

“你這隻雞腿,今天一定要把你啃得連骨頭都不剩!”霍明拓咬牙切齒的。

那晚白一寧身子不斷扭動,在他麵前摩挲著大腿,還輕咬嘴唇。他都努力控製著冇碰她。

隻因為她是彆人的妻子,是彆人孩子的母親。

他不能讓她被人恥笑浪蕩,被她的孩子嫉恨母親對婚姻的不忠。

所以無論她怎樣,他都死活剋製!

可現在不一樣!她的孩子也是他的!

誰敢來恥笑她!

不枉費他丟了天下也要她。

這女人生下了的是他們的孩子!

他霍明拓和這個女人有一雙兒女!

思念帶著瘋狂的悸動,愛慕摻著熱切的歡喜。

他是真的要把她整個人吞下才滿足啊!

“五年了,你詐死不說,還讓我兒子管彆人叫爹!白一寧,你過不過分你說!”

“哼!說我腎不好!你說!我腎好不好!”霍明拓怒吼著質問她。

“……”不是他自己說腎不好,心臟也不好了嗎!

“不反駁了吧!現在知道自己說錯話了!”

白一寧感覺自己像水裡的浮萍冇有目的的飄來飄去,而且看不到終點。

到底多久了,能不能讓她口水休息一下!

這男人是幾年冇碰過女人了嗎!

準備一起補了不成!

霍明拓打開門發現宮齊不在客廳,這才走回房間把白一寧抱出來。

她渾身骨頭都被拆了似的,被霍明拓抱著,柔弱無骨的感覺。

霍明拓看她的樣子都笑了。

“你放我下來,我自己去洗澡。”白一寧抬了抬眼皮說。

霍明拓把她放下,白一寧根本站不穩,下意識的扶住霍明拓的手臂。

抬眼就接觸到霍明拓戲謔的目光。

“還要走自己?”霍明拓調侃地說。

“……”白一寧無奈地說:“抱一下吧。”

“這可是你求我!”

“……”

霍明拓這才把她抱起,走進浴室。

關上門,宮齊從另一個房間出來。

他是聽到開門聲了這才躲起來,免得撞見什麼尷尬。

他還是個孩子,為什麼讓他看見那麼多,知道那麼多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