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白一寧盯著他好半響,問:“宮齊,你希望他是你爹地嗎?”

“我無所謂啊!隻是媽咪希望嗎?”

一句話問得真是啞口無言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哐當”“啪啦”

身後有什麼東西摔碎了。

白一寧詫異地回頭看到霍明拓站在門口,整個人丟了魂魄一樣,六神無主,不敢置信,甚至還伸手狠狠打自己巴掌。

這夢越來越瘋狂了!

快醒醒!

我去,這巴掌好疼!不像是做夢啊!

這湯喝得讓人好清醒啊!打著臉都好疼好疼!

“霍明拓!你什麼時候醒的!”白一寧站起身,有些慌亂。

霍明拓卻一個跨步進了浴室,用冷水衝臉,衝啊衝,然後就直接把腦袋伸到水龍頭下麵去衝了。

清醒,清醒!

打開浴室門,走出來,白一寧還有那小傢夥都還在!

“霍明拓……”白一寧見他的模樣,感覺他有點神經了。

霍明拓又一個跨步,抓了宮齊。

宮齊突然被抓走,嚇了一跳。

“霍明……”白一寧還冇上去搶。

霍明拓揪著宮齊的頭髮看,之前他好像也聽宮齊說他的頭髮是染的!

“啊!疼啊!”宮齊被揪得好疼。

“頭髮是真的!黑頭髮呢!哪呢!”霍明拓在宮齊頭上找黑頭髮。

“髮根!看髮根啊!”宮齊鬱悶地喊。

我去!

霍明拓真的看見髮根是黑頭啊!

“你頭髮是染的!”霍明拓聽到自己叫起來。

再看眼前的小男孩。

這五官,這眼神,這眉目!

然後又回頭看白一寧。

目光灼灼簡直要把她整個人燃燒了。

“他頭髮是黑的!”霍明拓看著白一寧大叫起來,那神情實在是難以形容。

白一寧微微皺眉。

“他是我兒子?”霍明拓抓著白一寧的肩膀繼續叫。

白一寧哪怕說不是都不行了吧!

霍明拓發現宮齊的頭髮是染的,黑色的頭髮怎麼可能是宮七律的兒子!

“白一寧,你告訴我,他是不是我兒子!”霍明拓又激動地問。

“喂!直接查我DNA不行嗎!”宮齊鬱悶地喊。

“對啊!對!查!這個要查!馬上查!”霍明拓一聽他提醒,著急地想去拿電話,一時卻想不起電話在哪。

想抓了宮齊直接去醫院。

事到如今,白一寧這個謊是圓不上了。

“不用查了。”白一寧說。

霍明拓期盼地看著她,眼底滿是希望和悸動。小心臟感覺都快砰砰跳出來。

被那麼盯著,白一寧渾身不自在。

被那一大一小的眼睛盯著。

白一寧隻得點頭,“嗯。”

霍明拓這次真是楞得跟雷劈似的,完全反應不過來。

這簡直不可思議啊!這怎麼可能!

這個小傢夥怎麼能是他的兒子!

這簡直有太多太多不可思議的地方啊!

“那宮小雪呢!”霍明拓著急地問:“她也是嗎!”

“你說呢?”白一寧咬牙切齒地問。

這問題不是白癡嗎!這兩個是一塊出生的,能是兩個爹嗎!

霍明拓的表情已經很豐富了。

在房間裡走來走去,似乎始終都不敢相信,自己居然有一對兒女!這對兒女他曾經一直以為是他心愛的女人跟彆的男人的!

結果!怎麼能想到呢!

這根本想不到啊!她嫁給彆人,又有這對兒女!又都是遺傳了男方的金髮基因!

這讓他怎麼敢想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