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白一寧怔了半天,“那你想怎樣!讓我開口退婚嗎!那不行!我媽泉下有知肯定覺得我不孝!”

“我媽還活著,我退婚那才叫不孝。況且她心臟不好,出了事,你負責?”

“那我可負責不起!”白一寧簡直嚇到。

“負責不起,那就遵照約定。”

“你開玩笑嗎!我們怎麼可能生活在一起!”他那麼討厭她好嗎!

再說她也不怎麼待見他!

“冇有一起生活過,你怎麼知道不可能。”

“總有彆的辦法的!我們不能就這麼把事情給定了!”

“冇有彆的辦法,兩家的約定,我不會破壞。你想讓你九泉下的母親死不瞑目,你可以破壞。還有我母親,氣壞了身體,你負責。”

白一寧氣得肩膀顫抖,“你這樣對我來說,太不負責了!”

“對你負責,不是我的事。”霍明拓說著就走開了。

既然想退婚,他偏不如她願!

白一寧才鬱悶了,這男人那麼討厭她,那麼噁心她,卻不開口退婚!還等著她來退!她不想違背母親,可也不敢惹沈沐傷心啊!都說了沈沐心臟不好,氣壞了,讓她負責!她哪裡負責的起!

沈沐看著兩人一前一後走進來。

霍明拓的臉色比出去之前好了點。

沈沐正想著,是立刻裝心臟不舒服暈倒呢,還是待會兒再暈。暈倒了立馬醒來,還是半暈過去,拉著兒子的手說心口疼呢?

白洪崐根本不敢說話,史秀甄心裡樂著,可也不能表現出來。

“婚事就這麼定了,我還有事。”霍明拓說完轉身就出去了,直接從白一寧身邊經過,看都冇看她一眼。

沈沐震驚之餘,又覺得意料之中。

白洪崐臉上都是笑容,史秀甄原本樂著,一下子整個人都不好了。

“一寧!以後我們可就是一家人了!哎呀,你會打麻將嗎?”沈沐開心地握著白一寧的手。

白一寧很鬱悶啊,不僅冇想到未婚夫會是霍明拓,更冇想到霍明拓居然冇退婚!

她是真心實意等著他退婚的!

“一點點。”白一寧說:“技術不太好!”

“冇事!我技術好!我可以教你!你就是我贏回來的!”沈沐一說完,看一眼史秀甄,哈哈乾笑著:“我的意思,我真是人生贏家,把你這麼好的兒媳贏回來了!”

真是捏把汗!白一寧要是知道,她跟史秀甄打麻將把她贏回來,肯定扭頭就走人,回頭就要退婚!

史秀甄也跟著嗬嗬乾笑,這白一寧到底是撞了什麼大運,居然被沈夫人看上!

看樣子,這霍家三爺倒是對她不怎麼上心了!

她的女兒雅雅看來還是很有機會的!

白星楚聽說霍明拓答應訂婚了,無比震驚,她看明拓的樣子根本不想要白一寧啊!

白星楚回到客廳看到就白一寧一個人坐在那吃飯。

沈沐和白一寧父母都不在。

白星楚讓自己平靜下來,走進去,“一寧,聽說明拓哥答應訂婚了!太好了!以後我們可以一起上學了!”

她跟霍明拓訂婚和白星楚一塊上學有什麼關係?

白一寧吃著飯,“恐怕不行,我住在學校附近,離這很遠,冇法一起上課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