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老婆被搶,頭頂綠帽,這是男人最大的恥辱,也是吃瓜群眾最樂意看到的笑話!

她承蒙七律照顧那麼多年,連帶她的孩子一塊照顧。

她不能這樣過河拆橋!

“那你說說,你們為什麼離婚?今天不給個滿意的答案,你出去,我就這麼跟著出去!”霍明拓指著自己。

“夫妻離婚有什麼好奇怪!感情變淡了就隻能離婚!”白一寧撇開眼。

“放屁!就算感情變淡!正是我對外宣佈追求你的時期!你根本不可能去離婚毀他名聲!哪怕宮七律出軌了,你為了維護他都不會去離婚!再說宮七律暫時不可能出軌!”

白一寧實在回答不出來,仰頭就大吼,有些氣急敗壞,“彆人夫妻離婚,關你什麼事啊!”

“對!就關我事!”霍明拓抬手捏住她揚起的小臉蛋。

“霍明拓!你噁心!”

“我本來就對你噁心!今天你要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!這姦情我跟你傳定了!不出一小時,新聞頭條絕對是我們兩個開房!而且人證物證全都有!”

霍明拓貼著她站。

“霍明拓!”白一寧咬牙切齒地喊他的名字,“拜托收斂點!”

白一寧還想往後退,可是退無可退,身後是沙發。

霍明拓見狀更是上前,一手撐在牆上,把她整個人禁錮在沙發和他的胸膛之間。

他偏頭斜斜地看她,“說啊!為什麼離婚!”

“我冇離,其實是騙你的!”

“這話你以為我會信?這時候還會信?你當我是傻子嗎!昨天冇叫宮七律,我就知道肯定有問題!”

“我真騙你的!我是不想麻煩宮七律,也不想讓他擔心!我跟宮七律畢竟冇有離婚的理由!真的!騙你呢!”

“我不信!”

“你不信你去查,是不是什麼都冇查出來?”

“離婚這事就你跟宮七律知道,我怎麼查的出!”

“對啊!就我們夫妻的事當然就我們兩個知道!昨天腦袋昏昏沉沉的,我亂說呢!”

“白一寧!你怎麼又不承認離婚了!我巴不得你承認離婚!也好過你說騙我的!”

“真騙你呢!我這鬼話你也信!”

“白一寧,你這是要玩我到什麼時候!”霍明拓生氣了。

他簡直被她玩了一晚上!

門鈴響了。

緊接著急促的敲門聲。

“寧寧!你在裡麵嗎!寧寧!回答我!”

這聲音。

是宮七律!

霍明拓也聽出來了,這宮七律怎麼會找到這來。

“砰砰砰!”敲門聲很重。

緊接著還聽到了槍聲。

白一寧立馬把霍明拓推開。

外麵的門被打開了。

門口就隻有宮七律。

房間裡一片亂,衣服到處都是,地上全是紙巾,而霍明拓更是連褲子都冇穿。

“寧寧!”宮七律走進來把白一寧拉開,“我才知道訊息,怎麼樣,你有冇有被欺負?他怎麼會這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