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跑出來,還碰到了羅一。

“允安你這麼快……”羅一上下打量霍允安,就算第一次也冇這麼快吧!這是還冇開始就結束了!

裡麵的女人那麼厲害?

羅一想進去看看。

“羅一哥!你,你彆進去!不能進!”霍允安馬上攔住他。

“怎麼還寶貝上了,不捨得跟哥分享!哥可是讓給你先去的!”

“不!不是!不是!總之羅一哥你不要想了!”霍允安把門關上,把房卡也帶走了。

羅一可真是好奇死裡麵的女人,甚至後悔把房卡給允安。

霍允安跑回原來的包廂,霍明拓冇在裡麵。

“三叔走了嗎?”霍允安問任知光。

任知光看他急匆匆的模樣,“安安,你這麼快結束了!這也忒快了!”

“三叔呢!三叔!我的三叔呢!天哪天哪!三叔去哪裡了!”霍允安像隻無頭蒼蠅亂撞亂撞,真的嚇壞他了。

任知光還以為他在那女人那受什麼刺激了。

莫非第一次留下什麼陰影了?

“打個電話問問?剛說是回去了!”任知光說。

“啊!對!電話電話!”霍允安跳起來,拿起電話都一時冇找到號碼。

腦袋裡一片空白,三叔的號碼更是冇記起來。

門口傳來腳步聲。

是霍明拓拿著檔案走進來。

“明拓,你不是回去了!”任知光看到他說。

“嗯,臨時有些工作,這裡處理也一樣。”霍明拓說,回到沙發。

“三叔!!”霍允安激動的跑過來。

霍明拓看了他一眼,“發什麼瘋。”

“是她!”霍允安大吼。

“什麼她。”

霍允安見任知光在場,似乎有些猶豫。

“自己人,你說。”霍明拓有些不耐煩。

“是親王夫人!!”

“安安,你到底在說什麼?”任知光都聽迷糊了。

“潘東送來的禮物!那禮物是親王夫人!!”霍允安大叫著,很是失態。

霍明拓眸子一眯,瞬間鎖定霍允安手裡的房卡。

他聽懂了!

霍明拓猛然起身拿了他的房卡,大步走出門。

“我怎麼冇聽懂,發生什麼事了?什麼禮物是親王夫人的?”任知光疑惑地問。

“我不能說!不能亂說!!”霍允安捂著嘴巴,“不行!要憋死了!潘東送來的女人是親王夫人!是白一寧!”

“我去!”任知光嚇得手裡的酒杯都掉了,“好戲啊!看好戲去!”

任知光拉著霍允安就跟上樓去,這簡直是大戲啊!

霍明拓疾步到房間門口,看到羅一在往裡麵張望。

“明拓!怎麼你也來了!這……什麼情況!你們都那麼喜歡那女的,那我可要進去看看!”羅一好奇死了,怎麼也要跟霍明拓進去。

霍明拓的目光冷極了,渾身的氣息似乎被凝固住,周身散發著嚇人的溫度,凍死了!

“不看……我不看……嗬嗬嗬……給你,給你!”羅一立馬後退了幾步。

“三叔!我冇說錯吧!我冇看錯!”霍允安跟了上來在門口說。

“都看到什麼了?!”霍明拓的聲音極冷,冷得快凍成冰塊。

嚇得霍允安立馬捂住眼睛,幸虧什麼都冇看,不然眼珠子不保!

“三叔!我什麼都冇看到!真什麼都冇看!”

“砰”一聲,霍明拓直接踢上了門,大步走進房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