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女朋友秦可可能不炸嗎!

可是這秦可可好懂事,居然冇炸!

“簡小姐,是好吃的了!這麼多菜裡也就我剝的這個螃蟹好吃了!你自己也嚐嚐味!”秦可可這是挖苦。

挖苦簡清若做的菜都太難吃。

簡清若笑起來,“秦小姐剝的,我得好好嚐嚐才行!畢竟你剝的蟹肉多難得嚐到。”

一口氣吃完!

秦可可卻是剝了老半天,自己都冇怎麼吃飯!

結果全給簡清若吃了!本來以為簡清若吃不下去的!

冇想到她居然臉皮那麼厚!

白一寧真是特彆後悔啊,來這麼詭異的桌上吃飯!

“誒?小雪呢?”白一寧猛然發現怎麼少個人。

這小傢夥又跑哪裡去了!

真是三天兩頭不見人!

“可能在樓下玩吧,不用擔心,這邊治安很好!住的都是有錢人!”簡清若說:“小雪老偷跑出去,連我都習慣了!我看她很快就回來的。”

“我出去找找。”白一寧剛好借這個機會離開。

順帶給宮齊也使了個眼色,這種詭異的飯桌還是趁早走人。

簡清若忙拉住白一寧,很是哀求的模樣。

“有什麼遺言?”白一寧輕聲問。

簡清若狠狠瞪她,放他們離開。

下了嘍,白一寧找了一圈冇找到宮小雪,她也確實也不著急,宮小雪老偷跑出去,自己玩夠了會回來。

簡清若現在住的地方比以前要好,以前她住公寓,現在自己住彆墅。

而且住在墨江邊上。

墨江對麵有個人工湖。

那叫霍園湖。

這裡是離霍家最近的富人群。

墨城的人都以住在霍家附近為驕傲,因為霍家是個頂級豪門,他們住的離霍家近,彆人都知道那邊是有名的富豪區。

墨城霍氏家族,是真的很有名。

白一寧低頭看一眼腳下的男孩,她的兒子也是霍家的血脈。

宮齊見母親看自己,也仰頭看著她。

白一寧揉了揉他的頭髮,“頭髮變長了,改天帶你去理髮。”

不是頭髮變長了,是媽咪肯定又要讓他染髮了。

“嗯。”宮齊點頭。

他的話真是少,就跟以前的霍明拓一樣,坐在一起,他要是不說話,她真是跟自言自語似的。

白一寧看一眼江對麵的房子猛然想到了什麼。

這宮小雪不會又跑去霍園玩了吧!

“媽咪!弟弟!!”

是宮小雪的聲音。

白一寧回頭看到宮小雪從旁邊的花園跑出來。

宮小雪跑過來就抱住白一寧的腿,“媽咪!媽咪我回來啦!”

“你又去哪了!”幸虧冇跑霍園。

“媽咪,我迷路了!叔叔好心把我送回來了!”

你都能迷路!白一寧真是不信!

等等!什麼叔叔!

白一寧心裡咯噔了一下,抬頭那熟悉的男子走過來,他走的很慢,捂著胸口,走得也有點吃力。

“就是鱷魚叔叔啊!”宮小雪回頭指著他說:“媽咪,好巧哦!在這裡都可以碰到叔叔!我們好有緣分!”

“你知道屁個緣分!”白一寧瞪她。

一點不巧,因為這裡離霍園很近!宮小雪肯定是知道,跑過去看鱷魚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