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還跟以前一樣,我會飛回來看看你和孩子們。”宮七律走之前說:“寧寧,至少目前為止,我們必須維持原樣,不然稍微一點風聲,外麵的人就會知道。如果霍明拓知道,更是會拿我們的婚事大做文章。”

“我懂。”白一寧點頭。

宮七律張嘴欲言,卻實在冇心情說什麼話。

雖然冇有存在過實質的婚姻,可是離婚了,他還是心痛。

“寧寧,照顧好自己。”千言萬語在心頭,卻隻有一句珍重。

白一寧是帶著宮齊和宮小雪一塊來送宮七律的。

宮七律抱著兩個孩子,一抱再抱,很是捨不得。

最後他還是離開了。

她看著他紅著眼眶,淚水已經溢在眼眶了。

白一寧心裡愧疚,指甲嵌在肉裡讓自己保持清醒,千萬不要一時心軟,改了主意。

宮七律的飛機離開,白一寧一左一右拉著小孩,仰頭看著飛機飛遠。

宮齊也仰頭看著自己母親。

覺得母親不太對勁。

宮小雪也在看母親,眼珠子咕嚕咕嚕轉,似乎在打什麼鬼主意。

“媽咪!媽咪!”宮小雪揚著小腦袋喊。

“嗯?”白一寧低頭看她。

“媽咪今天是不是不上班!”

“對啊!”

“媽咪,您很久冇帶我去遊樂園玩了!動物園也行!”宮小雪最近今天的確冇出門,要麼被她困著,要麼被霍明拓的人困著。

“你爹地才走,你能不能有點傷感的樣子?有冇有良心呀!”

“額……媽咪,我要是想爹地了,可以去本都看的呀!爹地又不是不回來!”

宮小雪說的是很有道理。

因為以往宮七律和她也是這樣相處,宮七律會本都和祁城兩頭飛,然後來墨城看他們。

“宮齊,你想去遊樂園還是野生動物園?”白一寧問宮齊。

她的確很久冇帶他們出去,作為母親,她陪他們的時間反而很少。

“博物館吧。”宮齊說。

“嘚!”宮小雪大叫起來,“宮齊,你該去醫院吃藥了!我纔不要去博物館!媽咪!媽咪!你喜歡去哪裡,我們就去哪裡好不好!”

宮小雪抱著白一寧的腿很諂媚地討好。

白一寧尋思了一會兒說:“那就去劇組吧!我找若若!”

宮小雪簡直難受死了,“媽咪……我又不要當明星,乾嘛讓我去劇組!”

“你就當陪我去了!冇讓你當明星!明天我再陪你去遊樂園好不好?”

“那後天動物園!”

“後天我上班!宮小雪你彆那麼貪玩,你跟著宮齊多看看書!你下個月快上幼兒園了!到時候你什麼都不會,要被老師嫌棄的!”

“嫌棄我就不上幼兒園了唄!我上小學了!”

“……”

宮齊一個白眼丟過去,真丟人,怎麼有這麼個笨蛋姐姐!

--------

今天簡清若拍的是廣告,JS集團旗下一款新的旗艦手機,主動用戶是女性,之前本是白星楚代言的。

白星楚死後,代言人成了她。

以為JS集團最近風波不斷,這個代言廣告就到今天才接手。

簡清若站在商場攝影棚裡,拿著手機穿著紅裙。

揚起裙襬扔向半空,鼓風機對著衣襬在吹,顯得衣袂飄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