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小雪。”宮七律走過來到宮小雪麵前,也和白一寧一樣蹲下身,“爹地回本都了,你不跟著去嗎?”

宮小雪有些為難的樣子,“爹地,你以前回本都很快就會回來的呀!那我不跟你去了,等你回來再陪小雪好不好。”

“爹地這次回去就不回來了。”宮七律說。

“為什麼?”

“爹地以後會很忙!本都有很多事要做。”

“那讓宮齊幫你做!”宮小雪想把宮齊推出去。

宮齊從椅子上下來,整了整發皺的褲子,然後才慢條斯理地走過來。

“小齊,你跟爹地回本都嗎?”宮七律問。

眼底的期盼,白一寧都看見了,她心底一痛,被刀子割了一般卻又被狠狠捂住傷口不讓流血的痛。

“媽咪去哪裡,我就去哪裡!”宮齊說。

果然……嗬嗬……

宮七律臉上掠過苦笑,太苦太苦了。

無論對他們怎樣好,畢竟都不是親生孩兒。

白一寧的手抓著自己另一隻手,指甲深深嵌進去皮肉裡。

“七律,我們進房間談談吧。”白一寧甚至不敢去看他的眼睛。

“嗯。”

宮七律和白一寧一起進了房間。

白一寧從抽屜裡拿出離婚協議書。

宮七律一愣,唇邊的苦笑更濃,“原來你早就準備好了。”

“是啊,很早就準備了。”

“就等著這一天?”

“七律,從一開始我就知道,我們肯定會離婚。我想,你也該知道。”

宮七律怎麼可能不知道,從結婚開始他就知道會有那麼一天。

每次她跟他說離婚都不是開玩笑,完全是認真的,連離婚協議書都早就準備好,能不認真嗎!

宮七律看了一眼離婚協議書,果然她要求淨身出戶。

“離婚可以,我把墨城所有房產過戶到你名下!我還有幾個子公司放在這裡,法人一併都更改成你的。”宮七律說。

“你知道我不會要,我欠你的還還不清,怎麼可能要你這些東西。”

“你欠我什麼?這些年孩子的撫養費,你一分都冇花我的。都是你自己在外交部賺的錢。寧寧,你是個女人!你不用這麼拚命!拿著我這些財產,哪怕以後霍明拓對你不好,你也有所依靠!”

白一寧心裡很難受,淚水一下子就掉出來。

心裡的愧疚像似被水滋養著,越來越大。

“我不會和霍明拓在一起,跟他一起那就是羞辱了你。我不會那麼冇心肝的。七律,我保證離婚後,離霍明拓遠遠的!”

“你不跟他一起又要跟我離婚,那不是折磨你自己?帶著兩個孩子的單身母親會過的很辛苦!寧寧,至少跟我一起,你不用那麼苦!隻要你想要,你說一聲,你哪怕一個眼神,我都願意把一切捧給你!”

“彆再說了!已經不下雨了,你那麼久冇回本都,也該回去看看了。國王昆汀一直忌憚你手中的權力,這一次你回去,一定要小心。”

“寧寧,我跟你離婚,暫時不能讓外界知道,你應該明白我。”

她當然明白了!他們這時候爆出離婚風波,宮七律名聲儘毀的同時在本都的位置也是岌岌可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