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白小姐!您不要著急走啊!”嚴鉦為難地說:“三爺為了讓你來見他真的煞費苦心!你送來的毒藥,他明知道有毒還是吃了一些!”

白一寧當然知道,霍明拓在簡清若麵前吐血,自然是真的吃了一些,以身犯險。

霍明拓被安卉扶著到白一寧麵前,從剛纔的勢在必得,又到了現在的懇求。

“不要跟宮七律走!他接近你處心積慮!”

“處心積慮,你以為他從我這得到什麼了?”白一寧回頭笑著問:“在你眼裡的處心積慮,至少他得拿到一些想要的東西吧!”

“拿到你!拿到你們的孩子,這些難道還不夠!”

“我何德何能啊,他為了我處心積慮?我以前根本不認識他,他為了我處心積慮,我覺得自己冇那麼值錢。霍明拓,我哪怕跟宮七律離婚,也不可能和你一起!跟誰在一起,都不可能跟你。”

“就因為我公然表白!就因為你跟我在一起,會讓宮七律被所有人笑話!那你告訴我,你是因為愛他跟他一起,還是想要護著他纔跟他一起!白一寧!兩個人在一起難道不是因為喜歡嗎!”

白一寧笑起來,眼底的淚已經全部收了回去。

“你好好養傷,我走了。”白一寧說完想走,可是嚴鉦和守衛攔著。

“宮七律之前就是想用這種方法軟I禁我帶我回本都,我使勁跑出來了。難道你也要用這種手段嗎?”白一寧背對著他問。

“讓她走。”霍明拓幾乎是咬牙切齒地說。

他哪裡忍心讓她走!好不容易逼她乖乖送上門!他是恨不得把她關在房間裡,任何男人都彆想接近她!

“三爺!”這可是三爺好不容易使詐把她騙來的。

“讓她走!”霍明拓怒吼。

嚴鉦隻能讓開。

白一寧從樓上下來。

“一寧!你跟七律畢竟有兩個孩子的了!我還是尊重你的選擇!”沈沐上前說。

“謝謝阿姨!”白一寧鎮定自若地走出去了。

走出大門,一步步走遠。

直到再冇人注意到她這邊。

白一寧躲在無人的角落,抱著膝蓋放聲大哭。

霍明拓是自信的,做任何事他都近乎自傲,可是這一次他太自信了,自信白一寧會為了他留下。

可她還是選擇跟宮七律走。

哪怕宮七律借她的手下毒害他。

也許他是猜錯了,白一寧對宮七律也是喜歡,也是愛呢?

不喜歡,不愛,又怎會為他孕育子嗣。

曾經他也那麼想她給他生孩子。

那時候她明明那麼小,他卻每次都不跟她做任何避I孕I措施。也不準她吃避I孕I藥。

其實他是有小心思的,他想讓她給自己生孩子。

他看不上彆的女人,隻喜歡那個從小就放在心裡的女孩,他知道自己不允許任何女人給他孕育子嗣。

所以故意每次都把種子放在她身體裡。

結果,最後她詐死,成了彆人的老婆,還給彆的男人生了兩個小傢夥!

偏偏小傢夥還那麼可愛,居然讓他一點都不討厭!

霍明拓覺得自己冇出息透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