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白星楚的臉上實在掛不住了,要誰的簽名照不好,要她死對頭的!

“要不到就彆廢話!大晚上的,讓不讓人睡覺了!”白一寧煩躁地吼:“有這瞎BB的功夫,電梯早就上去了曉得伐!”

白星楚簡直被白一寧氣死了,當著她的麵要簡清若的簽名照!外界全都知道,她跟簡清若不合!

這女人簡直哪壺不開提哪壺!

“你怎麼說話呢!你有冇有素質!”白星楚氣得破口大罵。

“你這麼有素質!以為自己是誰了,還不讓人坐電梯!這年頭做個戲子還做出高人一等的優越感來了!”

“你!你!”白星楚可是被萬千粉絲瘋狂熱捧的大明星!

今天被人這樣侮辱,她哪裡忍的了!

“嚴鉦!快把這個潑婦拖出去!”白星楚隻能讓嚴鉦來幫忙。

嚴鉦剛上前想拉住白一寧。

“夠了。”電梯裡霍明拓發話,聲音帶著薄怒。

“明拓哥!你看這女人怎麼說話的!”白星楚委屈地拉著霍明拓的手撒嬌。

霍明拓直接摁了關門,把白星楚拉到自己身邊,一句話也冇有。

嚴鉦見主子生氣了,立馬也閉嘴,乖乖站在旁邊。

白星楚見霍明拓不說話,可顯然她還是不爽,對著白一寧瞪了一眼。

“潑婦!”白星楚咬牙切齒地罵。

“潑婦罵人了。”白一寧盯著電梯樓層,嗤一聲,懶洋洋地回。

“……”白星楚氣得臉都紅了。

白一寧這是在說她是潑婦,還說她罵人了!

白星楚還要再罵回去。

霍明拓低頭看了她一眼。

白星楚知道霍明拓是讓她閉嘴了,隻得乖乖閉上嘴,可是心裡那個小火苗在跳動,實在是快要氣死了!

她在霍家,所有人都把她當小姐。

在影視圈,所有人都吹捧她。

她哪裡受過這種氣啊!

嚴鉦站在一旁不敢說話,實在不明白主子心裡怎麼想的。

電梯裡的氣氛很是詭異,可是白一寧卻完全不在乎,都是外人,犯不著為了外人傷了她的心肝。

為了越少彬,她這幾天已經夠傷心肝的了。

電梯門打開,白一寧第一時間衝出去了。

結果看到電梯裡的人也跟出來。

白一寧皺眉,那麼巧,住同一層?

白星楚忍不住先說話,“你不會也住這一層吧!”

“是啊,那麼倒黴,跟你住一層!”白一寧接話。

白星楚氣得都快炸了!

可一想到白一寧是簡清若的粉絲,也就理解了!

“這副鬼樣子,難怪是簡清若的粉絲!果然冇素質!”白星楚咬著牙嘲諷。

簡清若的粉絲就這德行,淋成落湯雞了,落魄得跟流浪漢似的!

白一寧已經走開去自己房間開門了,聽到白星楚的話回頭。

“你粉絲有素質,瞧把你慣的壞毛病!開個酒店都愛承包電梯了!怎麼不把整個酒店承包下來!這才稀罕呢!明天準能上熱搜!”白一寧打開門嘲諷回去。

“你!!”白星楚是氣得快炸開了。

可是霍明拓卻冷漠地看著。

嚴鉦又小心地看霍明拓,怎麼感覺自己要是幫著星楚小姐,三爺也會生氣!不幫著,三爺反倒冇反應呢!

是不是他錯覺了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