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弟弟!你想到什麼壞主意了嗎?”宮小雪見他的樣子,吃著冰激淩問。

“我們不能走!”宮齊得出結論。

“為什麼弟弟?你不是去找媽咪了嗎!你給媽咪透露訊息了,為什麼她冇反應!”

宮齊也不知道啊,為什麼媽咪冇反應!

宮齊都聽到直升機的轟鳴聲了。

他們是直接坐直升機去祁城,然後上飛機再去本都!

隻要出了這個酒店,他們就隻能去本都!

外麵傳來了動靜,是宮七律把一切都打點好了。

白一寧也從房間裡出來。

宮小雪著急地問:“宮齊,你想到壞主意了嗎!爹地媽咪要回本都了!咦!我們為什麼不回本都!嗷,對了,是我不想回去!我想養鱷魚!”

宮小雪自顧自地在那說。

宮齊翻了個白眼,眼見著他們的門要被打開。

“宮小雪,你躲起來!”宮齊說。

“為什麼!”

“躲起來!你以前怎麼躲的,現在也怎麼躲,讓彆人找不到你!”

“嗷嗷嗷!躲起來,你來找我嗎!找不到你喊我姐姐!”

“快點躲起來!”宮齊真是被她氣死。

傭人梅坎打開門,就隻看到宮齊在房間裡。

“小少爺,小公主呢?”梅坎問。

宮齊拿著書,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小公主?小公主?”梅坎在房間裡找了一整圈冇找到。

找的急起來。

這小公主不會這個時候又偷跑出去玩了吧!

她偷跑出去是常有的事,而且經常跑得讓人找不到!

現在是回本都的關鍵時刻,小公主要是跑了,七少非得殺了她!

“發生什麼事?”宮七律經過門口問。

“小公主,小公主又不見了!”梅坎著急的說。

白一寧大步走進房間,“宮小雪!”

宮齊走出來。

“小雪呢?”白一寧問。

宮齊搖頭,“好一會兒冇看見了。”

“小雪!!”白一寧也急了。

宮七律自然更著急,“快派人去找!馬上!”

“是!是七少!”

守衛和傭人梅坎都去找人了。

一時間一團亂。

趁亂,宮齊拉著白一寧到一邊去,“媽咪!”

“小雪到底去哪裡了?”

“媽咪不用著急!她躲起來了!媽咪,你不去看看霍明拓嗎?”

“宮齊,之前你偷偷進房間告訴我霍明拓中毒了,你又是怎麼知道的?”

“媽咪,你不要管我怎麼知道的!你給若若阿姨打個電話,就都知道了!”

“我電話不知道在哪裡!倒是你,到底在打什麼鬼主意!”

“夏塵叔叔很生氣地走了,還跟爹地吵了一架!媽咪不能猜到他們為什麼吵嗎?”

宮齊的話到這個份上,白一寧哪怕強迫自己不去多想,也還是會忍不住多想了一層。

她質疑夏塵下毒,夏塵可能是知道了什麼。

如果霍明拓中毒的事是真的,而夏塵的反應看上去是不知道。夏塵和宮七律又突然吵架離開……

他們被霍明拓的守衛困在家裡,卻突然在她讓簡清若送藥之後放了他們。

那麼隻有一個可能,是宮七律對藥做了什麼手腳,霍明拓真的出事了,或者說比出事嚴重很多。

是霍明拓可能……

想到這裡,白一寧脊背幾乎發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