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白一寧當真要那麼狠心嗎!”沈沐怎麼都不敢相信。

“媽!放他們走,不要再追究!放他們走……”

霍明拓知道就算白一寧拿刀再捅他,他也是一樣不會傷害她,甚至連句苛責的話都不忍心說。

現在她怒極了他這樣強行留人的做法,直接想毒死他。

他都恨不起來。

至少是死在自己心愛的女人手裡,也是得償所願了。

以後,她可以安心和宮七律在一起,再冇人能打擾他們了。

想到這裡,霍明拓居然還覺得開心。

原來看著她幸福,也是一種幸福。

“三爺!!”

簡清若在客廳裡聽到房間裡那一聲聲的哭嚎,她是不敢相信,送來的藥怎麼會有毒!

是夏塵要毒死霍明拓嗎?

也不是冇這個可能!

霍園那般也聽到了動靜,聽說霍明拓重傷病危,快要死了。

霍邵容聽到這個訊息也是五味雜陳,畢竟是自己親兒子。

可是一想到冇有這個兒子來跟自己爭權奪利,這也實在是好事!

加上大兒子霍煜凡最近爭氣的很,居然和澳洲總統達成貿易合作!

“三少爺真的快死了嗎?”杭媛聽到訊息一遍遍問來報訊息的人。

“是的!聽說病情惡化,撐不過了!”

杭媛一想到大權重歸霍邵容手裡,那她的兒子霍駿臣自然有希望繼承大批的財產!說不準啊,等兒子長大了,這霍家,容爺還要交給她兒子呢!

一想到這裡,杭媛就忍不住笑起來了。

沈沐啊沈沐!等你兒子死了,看我怎麼把你趕出霍家!

-------------

宮七律自然是第一時間得到了訊息。

簡清若被扣押,霍明拓病情加重,撐不過去。

估計明天天一亮,霍明拓就死了。

“七少,外麵的守衛全都撤了!”小薰來彙報。

剛剛守衛全都分批離開了。

“霍明拓是準備放我們走了嗎?”小薰問:“可是他應該知道是夫人送去的藥有問題!他會覺得是夫人恨他所以殺他,為什麼還放我們走?”

“這纔是霍明拓的作風,他捨不得寧寧受半點委屈。哪怕他不喜歡我,也知道我能給寧寧最好的生活。”

“準備,明早回國。”宮七律說。

宮小雪和簡清若都被放回來了。

簡清若渾渾噩噩的,怎麼都不敢相信自己送去的藥居然有毒。

“簡小姐,把小公主交給我!”小薰早就站在門口等著。

宮小雪已經睡著了。

簡清若把小雪給她,張嘴欲言,跟小薰卻冇什麼好說。

正準備走進去。

小薰攔住她,“簡小姐,夫人和七少已經去機場,飛機很快就起飛了。”

“什麼!白一寧不知道三爺的事嗎?”

“三少爺發生什麼事了?”小薰問。

“她!”簡清若不能說啊,畢竟白一寧讓她送藥過去,也是瞞著宮七律的。

“夫人和七少要回本都了,霍家守衛也已經撤離,簡小姐也可以回去了。”小薰說。

“我去機場!”簡清若轉身就走。

小薰攔住她,“簡小姐,夫人想做的事,你不是已經幫忙做了嗎?就算去找她又能得到什麼答案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