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是一寧的女兒嗎?”沈沐看著宮小雪問。

“對,她叫宮小雪!”簡清若說。

“一寧呢?”

“聽說三爺病重,一寧讓我送了藥過來!”

“她還是關心明拓的。”沈沐說,又看一眼小雪,“小雪跟一寧很像!”

宮小雪眨巴著眼睛看著沈沐。

沈沐對她招手,“來!孩子過來!”

宮小雪感覺沈沐很慈祥,聽話地走過去。

沈沐把宮小雪抱起來,“這小臉蛋真是可愛!”

“阿姨,我是漂亮,全天下我最美!”宮小雪說。

“噗嗤”沈沐一下子笑起來,“對,對!不過小寶貝你不能叫我阿姨,我和清若阿姨可不是一個輩分的,你應該叫我奶奶!”

“阿姨你那麼年輕,我為什麼要叫你奶奶!媽咪說年輕的叫阿姨,老的才叫奶奶!”

沈沐笑得嘴巴都合不攏了,可是一想到這個女孩是白一寧和彆人的孩子,心裡又忍不住抽痛。

“阿姨,能送我一條鱷魚嗎?”宮小雪問。

“哦?你要鱷魚做什麼?”

“我養它!我把最好吃的都給它!我把它養得黑黑胖胖的!不過……”宮小雪說著又很沮喪,“媽咪不讓我養,之前叔叔送我一條鱷魚,被我養很肥了!可是媽咪把它送給動物園了!我想著送動物園,還不如養肥一點燉湯喝也是可以的呀!”

“哈哈哈!”沈沐都快笑岔氣了。

“孩子,你這樣不好,你這樣不善良!鱷魚肉不好吃!也不應該吃!”

“阿姨吃過鱷魚肉知道不好吃嗎?阿姨,我也勸你要善良,不要吃!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沈沐笑著的臉都僵了,說不過,說不過。

“啪啦!”房間裡傳來什麼東西摔裂的聲音。

緊接著安卉跑出來大喊:“藥有毒!把她們抓起來!”

嚴鉦也從房間衝出來,“膽敢毒害三爺!把簡清若抓起來!”

沈沐把宮小雪抱起來,“怎麼回事!”

“夫人!是白一寧讓簡清若送了藥過來,可是這藥有毒!三爺不斷吐血,此刻性命危急!”嚴鉦著急地說。

“不可能!怎麼會有毒!”簡清若不相信。

沈沐原本想把宮小雪放下,可怕她嚇到,抱著她去房間。

卻看到霍明拓一口口血吐出來,還都是黑血!

“鱷魚叔叔!”宮小雪看到霍明拓驚叫。

沈沐立馬捂住宮小雪的眼睛,“把孩子抱下去!”

“這孩子她……”

“就算是白一寧乾的也跟孩子無關,把她抱下去叫人好好伺候!”沈沐吩咐。

宮小雪卻自己跑下來,跑到霍明拓麵前。

看著他一口口吐血。

宮小雪抓著他的手哭,“叔叔!嗚嗚嗚……叔叔!你不要死!”

霍明拓吃力地睜開眼,看到這個小女孩,他心情就好了很多。

他也不信啊,白一寧恨他到這個地步,竟想著毒死他。

白一寧送的藥,他聽到都開心死了。

就算是毒藥,他都要全部吃下。

可是竟真是毒藥。

“明拓怎麼樣!現在到底怎麼樣!”沈沐看他的樣子,急得眼淚掉下來。

“夫人,我真的冇辦法了!”安卉哭著跪下,“三爺原本就因為傷口感染高燒不退,此刻火燒焦油,就算華佗再世也冇有辦法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