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宮七律眼底微動,“如果她不求,霍明拓就會冇事。”

白一寧雖然恨霍明拓,可討厭他的行事作風。

可當聽到霍明拓因為她那一刀快要死的時候。

白一寧是坐不住的。

直接去找夏塵。

秦可可從夏塵的房間裡走出來,“啊!夫人!塵塵休息了!你找他有事嗎?”

白一寧直接走進去,關上門也不理會秦可可。

秦可可真是鬱悶,她被關在裡麵就算了,怎麼平白遭白眼!

算了咯,誰讓白一寧有大人物護著!

秦可可不知道白一寧進去乾嘛,總之進去好長時間了。

她看著白一寧走出來,手裡拿著一個袋子。

白一寧走到樓下,把東西交給簡清若,“這是夏塵配的藥,他醫術非常好,我信得過!你把這些藥交給嚴鉦!”

簡清若知道情況緊急,“可是我怎麼出去!外麵都是三爺的守衛!”

“我讓宮小雪點出去,她偷跑出門不讓彆人發覺的本事特彆厲害,小雪一定有辦法!”

白一寧讓宮小雪帶簡清若出去。

宮小雪見媽咪那麼嚴肅,很認真地帶著簡清若偷溜。

“狗狗洞?你平時就這麼跑的?”簡清若無語。

“若若阿姨,你那麼瘦小鑽的進去不會卡住的!”

“……”

簡清若還是爬了狗洞,畢竟救三爺要緊。

結果宮小雪跟著她爬出來不走了,非要跟她一塊出去。

簡清若隻能帶著宮小雪去霍家。

嚴鉦看到簡清若滿臉汙泥,“簡小姐這是……”

“白一寧讓我送藥給三爺!”簡清若把手裡的袋子給他。

嚴鉦睜大眼睛,“是白小姐讓送的!”

“對啊!聽說三爺傷的很重,白一寧讓夏醫生調了藥送過來!外敷內服一塊的!”

“謝謝!”嚴鉦立馬把藥送去房間。

安卉接了藥,仔細聞了聞又仔細檢查,確定這個藥冇問題。

簡清若坐在客廳裡等。

宮小雪在樓梯下邊的水池玩,裡麵養著很多魚,重要的還有鱷魚啊!

“若若阿姨!鱷魚!鱷魚!”宮小雪大叫。

簡清若嚇得立馬跑過去抱她,“彆太靠近了!這鱷魚會吞了你!”

真的鱷魚探出腦袋,張著大嘴撲過去。

簡清若嚇呆住,一時冇反應過來,宮小雪卻伸手去摸鱷魚的腦袋。

那鱷魚一下子又跳到水裡,還撲騰出了水花。

似乎很高興的樣子。

簡清若嘴角一抽,這鱷魚怕是吃飽了冇胃口吃人吧!

沈沐被動靜吵醒了,下來看到簡清若抱著一個金髮的小女孩。

這小女孩,她遠遠見過一次,似乎是白一寧的孩子!

“沈夫人!”簡清若見了立馬喊:“抱歉吵到您了嗎!剛纔鱷魚跳起來嚇到我們了!”

沈沐是看見那鱷魚跳起來根本冇攻擊那女孩,反而像平時霍明拓來喂鱷魚那般,那成精的鱷魚跳起來玩耍求寵愛的。

這鱷魚很是冷血,一般家裡傭人接近都會被不小心撕咬下去。

這裡根本冇人敢靠近。

平時都是霍明拓親自來喂,要麼是專門的餵養員來飼養。

這女孩都爬上柵欄了居然都冇事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