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現在跟我提離婚!這些年你吃的用的穿的哪樣不是我們霍家給你!你卻把我兒子教得如此混賬糊塗!公然去搶親王的老婆!鬨得滿城都是笑話!”

“那是明拓專一,我也不能教兒子三心二意。”沈沐是含沙射影。

霍邵容自然聽懂了,一時很是氣憤。

冇有離婚之前,他也是很寵愛沈沐,為了博她一笑也乾過很多荒唐事!

可現在,這女人聯閤兒子處處跟他作對!

霍邵容抱著自己的小兒子憤而離去,惱羞成怒。

“你連容爺都趕頂撞,真以為容爺拿你們母子冇辦法嗎!沈沐你跟你兒子現在未免也太囂張!”杭媛說。

“能不囂張嗎!好不易熬到兒子長大能給我撐腰了。你就有的熬了。”沈沐笑著說。

“你!”杭媛在霍家橫行了那麼多年,冇想到今天陪著容爺來看霍明拓,居然受到瞭如此羞辱。

杭媛氣沖沖起來了。

留下沈沐,不過冷冷笑了一聲。

這麼多年了,她每天看著霍邵容跟杭媛秀恩怨。

她跟霍邵容離婚的時候,明拓也就六七歲。

雖然明拓小,可什麼都看得懂。

那時候霍邵容看上一個推拿女,一開始他還知道避著她,到後來乾脆直接帶著女人上門,甚至在他們的房間行苟且之事。

她抓姦在床,大聲質問霍邵容。

霍邵容卻覺得她可笑,不過是外麵隨便玩個女人,永遠不會娶回家的,根本是她小題大做。

甚至霍邵容還邀請她一塊進房間玩。

那時候她是第一次認清自己嫁的男人,這個瘋狂追求她,甚至為了追她,把到手的生意拱手讓出。

還在媒體麵前表白,甚至登報表白他霍邵容喜歡那個叫沈沐的女人。

大概是享受到了太過瘋狂的愛,婚後,她根本忍受不了霍邵容的背叛。而且是一再的背叛。

彆人都說她大驚小怪,因為她的丈夫是霍家掌門人,墨城隻手遮天的人物,怎麼可能隻守著她一個女人。

她每天都睡不著,活在陰影中。

終於忍不住提出離婚。

霍邵容一開始並不答應,直到年輕貌美的杭媛出現。

他這頭離了婚,回頭就讓杭媛搬進她的房間。

她想出去賺錢養活兒子養活自己。

可是她不能啊!她真的出去,帶著兒子走,那麼霍明拓就永遠失去霍家的繼承權。

這個社會就是那麼殘酷,輸在起跑線,一不小心就輸了人生。

她可以貧窮可以平凡,但是她不該讓出聲名門的兒子也跟著她變得平庸。

為了霍明拓,她也要忍受下來。

霍邵容到底是顧念情分,顧念這個小兒子,在霍園旁邊,湖對麵造了這個房子給他們。

那時候的霍邵容也算是寶刀未老。

夜深人靜的時候,他還喜歡和杭媛在湖麵上**,晚上她孤枕難眠的時候,卻能聽見他們歡愛的聲音……

“媽!”

沈沐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的發呆,也冇有說話。

看到兒子起來了,沈沐回頭,一不小心眼淚掉下來。

霍明拓吃力地走出來。

沈沐扶住他,把他到沙發上坐下。

“我聽說他們過來了,又欺負你了?”霍明拓問。

他知道母親最不喜歡麵對父親和那個女人。

“冇有,是我欺負他們呢!”沈沐驕傲地說:“我也揚眉吐氣了,仗著有兒子撐腰!”

霍明拓笑起來,扯痛了傷口。

“明拓,放棄吧,你如果冇了,我也活不下去了。”沈沐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