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可可這可真心臉都垮下來了,這親王夫人,她還以為吃什麼山珍海味!

結果是白粥!配黃瓜!

是不是有病啊!

簡清若簡直都快笑岔氣了!聽侍者的意思是這秦可可是根據親王夫人的規格點菜的!

肯定以為是什麼冇吃過的山珍海味,結果是白粥配黃瓜!

簡清若捂著嘴笑得快出聲。

秦可可狠狠瞪了她一眼,隻是恨恨地喝粥。

夏塵看到簡清若在笑,抬眼看了她一眼。

簡清若見他看過來,立馬乾咳了一聲,嚴肅起來,側身和宮齊一塊看書。

是該多看看這種書,收拾賤人比較方便!

飛機慢慢開始滑動。

白一寧盯著窗外,清晨下過雨,天空像洗過一般很藍純淨的藍。

這次跟宮七律回本都,她心意已決。

墨城再也不會回來了。

至於霍明拓,她有心躲著,自然一輩子也不會再相見。

這樣就很好了。

宮七律一直握著白一寧的手,他給她一個安心的眼神,是在告訴她,他一定會好好照顧她,此生不辜負。

她知道,他可以把她照顧的很好,也知道,她一定會很幸福。

白一寧回給他一個放心的笑,放心吧七律,從此以後我敞開心扉,慢慢接受你。

“皇家號請停止起飛!皇家號飛機,請立刻停止起飛!”

這是從頭頂傳來的聲音,空中還伴隨著著很大的炮火聲。

滑動的飛機慢慢停下來。

宮七律皺眉,“發生什麼事!”

是機長慌忙出來。

“七少,我們頭頂有五架戰鬥機在盤旋!前後左右落地的全是戰鬥機!”機長出來彙報不得不降落的原因。

剛纔如果不停止直接起飛,那些戰鬥機根本不敢開火!

現在機長停了飛機,反而冇法起飛!

宮七律心裡確實懊惱,能那麼大陣仗派出戰鬥機的人除了那個男人還有誰!

“什麼意思!我們不能去本都王宮了嗎?”是秦可可問,簡直遺憾死了!

夏塵說:“我們下飛機吧!”

宮七律側頭看白一寧,“看來暫時走不了。”

能用戰鬥機公然來攔飛機的,白一寧自然也知道是誰!

簡清若看一眼窗外,她對麵就停了一架戰鬥機。

她還是頭回見到實物呢!

又是一架直升機從遠處飛過來,越來越近。

白一寧走出機艙就看到那直升機停在了她的不遠處。

飛機上下來一個西裝革履的男子,他英俊的臉上帶著蒼白,漆黑的眸子卻鷹一樣銳利,他站得不太穩,還是身邊的人扶著他似乎纔沒有倒下。

戰鬥機上下來的軍人整齊地排列跑到他的麵前。

行軍禮,齊聲喊:“上將大人!”

“報告上將大人!皇家號飛機已經阻攔!任務已經完成,請上將指示!”為首的一個軍人高聲彙報。

上將?

宮七律眉頭緊皺,他一直想不明白,這霍明拓怎會在短短五年拿到霍家的掌控權。

這霍明拓,他的確是低估了!而且低估得太多太多!

他居然從未查到霍明拓這層身份!是從來就冇有!

彆說他在墨城權勢滔天,放眼全國,都冇幾個人是他的對手!

他居然第一次慶幸不是跟霍明拓一個國家的人!

這真是個可怕的對手!

白一寧是更加不知道,霍明拓這完全不為人知的身份。

這是把他逼到極點了,才用了這個身份吧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