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叔叔!回家了看醫生好不好?”宮小雪說。

霍明拓唇角揚起,看著眼前的小丫頭,眸中波光流轉。

這小鬼年紀雖小,可是聰明的很!勇氣也非比尋常!敢一個人養鱷魚,衝這點就很對他霍明拓的胃口!

“好!聽你的!”霍明拓的聲音依舊鏗鏘有力。

霍明拓抱著宮小雪走出宮七律的彆墅了。

小薰帶著人還在後麵緊追。

“叔叔,你把我放下來,你快走了好不好!”宮小雪在霍明拓耳邊說。

霍明拓忍不住在她臉上親了一口,“小傢夥,以後還想看鱷魚來霍園找我。”

“嗯嗯,好的!叔叔!你能不能不要喜歡我媽咪!”

“額……”這小傢夥也看了他的記者招待會上的表白。

“叔叔,媽咪和爹地很好的!爹地對我們都很好!不要喜歡媽咪了,好不好!”

“叔叔做不到啊,哪怕你媽咪拿刀子捅我,我也還是喜歡她怎麼辦?”

宮小雪抿唇,似乎在想辦法,“那就偷偷喜歡好不好?”

霍明拓唇角揚起,麵對這個小女孩,他總是莫名覺得很親切。

“回去吧!我走了!”霍明拓放下宮小雪。

宮小雪雙手抓住他的大手,她看著他蒼白的臉,唇角還有血絲流出。

“叔叔,你好好的,小雪還要去看鱷魚的!”

“好!我保證!”

宮七律居然有這樣聰明善良的女兒,他可真是嫉妒!嫉妒死了!

“小公主!”宮小雪一被放下,小薰就著急地上前抱住她,“您有冇有嚇到!”

“我冇事呀!鱷魚叔叔很好的!小薰阿姨,我困了呀!要抱抱!我要回去睡覺呢!”宮小雪撒嬌地說。

無奈,小薰隻能抱住她,把她抱回房間。

卻給身後的守衛使眼色,讓他們趁機快追霍明拓!

這一次霍明拓是孤身一人來的,又受了重傷,就算開車也開不遠!立馬去追!

那群人拿著槍正準備追出去。

“站住!”是一個稚嫩的聲音。

“小少爺!”守衛們立馬躬身。

是宮齊。

“太吵了,把門關上,我也要睡覺。”宮齊說。

“這……”

“關門!”宮齊嗬斥一聲。

宮齊不太說話,可一開口,卻自有一股威嚴在。

不像宮小雪善於撒嬌,精靈古怪。宮齊要麼不說話,一說話,家裡的人也都會不自覺地聽話。

下人們都覺得宮齊像七少,天神帶著王者的威嚴。

一時間一隻得去關門。

宮齊走回房,看到宮小雪爬在視窗看。

“他都跑遠了,你也看不見!”宮齊說。

宮小雪回頭看他,“弟弟,你為什麼要幫鱷魚叔叔?”

宮齊的眼底閃過一陣光,“你幫他,我跟著幫了。”

也許更多的是媽咪希望他幫吧。

那就幫一次了。

“弟弟,我和鱷魚叔叔……我喜歡叔叔!很奇怪的,我就是喜歡他!”宮小雪說:“像喜歡爹地一樣喜歡他!叔叔雖然看著很凶,可是對我很好,他送我鱷魚呢!”

那時候媽咪罵她,叔叔還幫著她說話。

後來又偷偷把鱷魚送來給她。

“宮齊,叔叔不是壞人!”宮小雪說。

宮齊嗯了一聲,把宮小雪拉下來,“睡覺!”

宮小雪確實困了,爬進被窩。

宮齊給她蓋好被子。

“宮齊,叔叔會不會死呢?”宮小雪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