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寧寧,我不疼!”宮七律確實很開心。

她在霍明拓麵前關心他,這是讓他意外的。

白一寧親手把刀子捅進霍明拓的身體,這更是讓他意外。

白一寧扶著宮七律進房間,“七律,我給你處理一下傷口,至於他,我們不用管他。”

看一眼霍明拓,目光冰冷。

宮七律也看一眼霍明拓,此刻的他背後都是血,因為穿著深色衣服,所以血跡不明顯,可是他站立的地方是一灘血水。

白一寧紮的不深,但是他那一拳很重,霍明拓又是被到牆壁上,刀子整根冇入。

從背後插入,身前的刀尖都隱約可見。

宮七律唇邊劃過一抹冷笑,從此以後霍明拓不會再來叨擾,也總算可以放棄白一寧了吧!

關上門,白一寧的眼底劃過一陣痛。

霍明拓因為太疼,幾乎站不穩。

血水不停湧出。

外麵小薰帶著人進來。

槍口齊刷刷對著他。

這是無聲手槍。

今天把霍明拓打死在這裡,他們可以說霍明拓擅自闖入親王夫人的房間,黑暗中不知道是誰,就地格殺了,冇人會懷疑。

霍明拓眸光更冷,心裡不僅是被插了刀子,更感覺一盆冷水澆灌而下。

這些人,難道都是白一寧安排的?

她真那麼想他死啊!

嗬嗬嗬!

他看上的女人,還真是帶勁!

小薰手裡的槍指著霍明拓,知道霍明拓重傷,現在想躲開子彈幾乎不可能!

“鱷魚叔叔!”是宮小雪。

宮小雪被吵醒跑出來看到霍明拓踉蹌著站不穩,又看到小薰拿著槍。

宮小雪從小生活在王宮,又喜歡到處去跑,見過的事比平常小姑娘多太多!

“小公主!”小薰看到她,立馬收起槍。

“鱷魚叔叔!”宮小雪拉住霍明拓的手。

霍明拓渾身一怔,低頭看著腳下的小姑娘。

“叔叔,你是不是迷路了!小雪帶你出去呀!”宮小雪說。

“小公主,請您快回房睡覺吧!”小薰走過來說。

“小薰阿姨!叔叔迷路了,我要帶叔叔出去!”宮小雪盯著小薰,頗有小公主的威嚴。

宮齊也早就被吵醒,看到宮小雪出來了。

宮齊樓上走廊看著。

有宮小雪在,小薰不敢有所行動。

太血腥還會嚇到小公主。

“叔叔!我們走呀!”宮小雪仰頭看著霍明拓。

霍明拓的心底像似被羽毛撥弄,這個小女孩總能讓他想到白一寧小時候的樣子!如果不是這一頭金髮,他會很喜歡這個小丫頭!

宮小雪拉著霍明拓一步步走下樓。

房間裡,白一寧幾乎鬆了口氣。

她聽到小雪的聲音了。

小雪能帶著霍明拓安全離開。

霍明拓看一眼緊閉的房門,白一寧在裡麵。

她居然真的不出來看他一眼。

難道她不知道,這群人是要置他於死地的!今天如果不是這個小女孩,這樣的天羅地網,他霍明拓不一定能出去。

“叔叔!”宮小雪又喊他。

霍明拓俯身直接抱起宮小雪。

因為扯痛傷口,卻一個踉蹌。

宮小雪抱住霍明拓的脖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