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霍明拓臉色一陣難看,“這話不愛聽,不要再說了!彆總在我麵前維護宮七律!那不是什麼好貨色!”

“那你呢,你自己又是什麼好貨色!霍明拓,算我求你,彆再來打擾我!我一定會跟著宮七律回本都,從此以後我就做他的太太,我心意已決!”

“我跟你說了那麼多,你什麼都冇聽進去嗎?白一寧,你的心是石頭做的不成!”

“趁著七律冇回來,你快走吧!我不喜歡這樣,明明是七律的夫人,卻好像在晚上跟你幽I會。霍明拓,不要再破壞我的名聲了。”

“我破壞你的名聲?!我從頭到尾隻會維護你的名聲!我剛纔看過了!櫃子裡冇有一件男人的衣服!你和他不是同房睡!吵架怎麼可能把所有男人的用品都帶走!”

“我不跟他同房睡,我哪來的孩子?”白一寧打開門,“從正麵走,不要走後門,他們肯定去後門追。”

霍明拓走過來盯著她,“你是真的決定了,往後的日子都跟著宮七律!”

白一寧抬眼看他,“是,我決定了!從你釋出那種照片製造我出軌的醜聞,回頭又故意澄清開始!這麼卑劣的手段,我實在不齒!”

“我說了,我冇發!你就是不相信我!”

“當年我跟你說,我冇推過白星楚,你也一樣不信。”

“當年我親眼所見!我隻是一時被自己看見的東西所矇蔽!可是你呢,你甚至不去查到底是誰發的照片,就認定是我!宮七律說什麼,你就相信什麼,對我一點不公平!”

霍明拓直接關上門,“我不走!我走了,再也見不到你!也許宮七律連夜就帶你回本都!進了本都王宮,我找你就冇那麼輕鬆!”

“我已經有兩個孩子了!你這麼耍無賴下去,你覺得結果會是什麼?我和七律離婚,和你一起嗎!哪怕是我們離婚,我也不可能和你一起!霍明拓,能不能不要再這麼幼稚!我們兩個早就已經過去了!一直這麼死纏爛打有意思嗎!”

“有!我說了,這輩子,娶不到你,我就不結婚了!”

“那就彆結了,我不關心。”白一寧直接關上門。

本以為霍明拓會這麼離開。

畢竟這裡是宮七律家裡。

結果霍明拓敲著門喊:“白一寧!我今天要是不帶你走,你以後回了本都,我再難找你!白一寧!你出來!”

這麼大的聲音怎麼可能不會招來人。

宮七律已經第一時間想到,霍明拓不可能跑那麼快,肯定還在房間。

一回來卻看到霍明拓居然那麼明目張膽在敲白一寧的房間!

哪怕宮七律和白一寧的婚姻隻是明麵上的,但是霍明拓接二連三挑釁羞辱,實在讓他惱怒!

隨手拿起桌上的水果刀,直接飛了出去。

霍明拓側身立馬躲開,刀子還冇插在門上。

白一寧打開了門,眼看著刀子要插到白一寧身上,霍明拓飛快伸手握住了刀子。

“寧寧!讓開!”宮七律喊。

白一寧側身出了房間。

宮七律拿著槍就打過來。

霍明拓又避開,順帶抱住白一寧的腰,連帶她一塊避。

“放手!”宮七律見他抱著白一寧,怒吼。

白一寧也狠狠推開霍明拓。

大步跑到宮七律麵前。

霍明拓看了,真是不爽,“你說你要和他並肩對付我,你說的話,還真是說到做到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