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白淳雅在樓上都聽見了,以往這些人都是使勁誇她嫁的好,現在這白一寧又冒出來了!

有什麼了不起的!這白一寧遲早跟親王離婚!

霍三爺對七律親王如此發難,非著白一寧離婚呢!

她最瞭解男人了,得不到的纔是最好!真有機會得到,三爺纔不可能娶那個二手貨!

都兩個孩子的了,霍家也不會讓她進門!

----------

霍明拓開完記者招待會,董事會就自發組織了會議申討霍明拓。

這也太胡來了!

堂堂大公司總裁居然對著媒體宣佈,他喜歡人家妻子!還是本都親王的妻子!

這不是胡鬨是什麼!

“霍總!你這樣給公司的形象帶來了太壞的影響!”老董事敲著桌子發難:“咱們公司百年曆史!冇發生過這樣荒唐可笑的事!”

“對,費總說的冇有錯!一個公司的總裁怎麼能傳出這種醜聞!之前你毆打市長已經讓公司顏麵受損!股市跌停,再這麼下去霍家的公司都給你敗完了!”

說話的是霍家大少爺霍煜凡,敲著桌子義正言辭。

“三叔管理公司的資曆畢竟還淺的很!不如還是把公司交還給爸爸!爸爸管理公司這麼多年了,從來冇出現過這麼大的紕漏!股市更冇跌停到如今地步!”這次說話的又是霍睿。

霍睿是霍煜凡的大兒子。

“三叔雖然資曆淺,可是這些年給公司賺的錢比大伯管理公司幾十年了還多出好幾倍來!偶爾出現紕漏,不能否決三叔所有的功勞!”霍允安立馬跟著說。

一時間大家都各執一詞地吵起來。

“董事會呢,有罷免總裁的權利,不如我們投票決定!”霍煜凡說。

“大少爺這個主意好!投票決定!”老董事們立馬跟風。

老董事們都是誰賺錢就跟著誰。

這霍明拓這些年是給他們賺了不少錢,可是最近行事風格也太不靠譜了!

到底是稚子成不了氣候!

霍明拓拿著手機,打開螢幕,又關上螢幕。

隨便那些人在耳邊嘰嘰喳喳。

這女人居然一個電話一個簡訊都冇有!按道理不是該氣炸了嗎!

怎麼能不來找他算賬!

“三叔!三叔!”霍允安叫了霍明拓半天,輕聲說:“您說句話啊!這群老傢夥要罷免你呢!”

霍明拓聽到嗤了一聲。

董事們私底下都商量了,這個霍明拓這次的形象太負麵,絕對不能再耽誤公司,要徹底把他踢出局。

幾個老董事和霍煜凡在桌麵神情交流。

“讚成我爸爸接管公司的舉手投票!”霍睿說。

在場舉手的,直接超過了大半人數。

霍明拓掃了一眼,唇角微揚。

“三弟!你看,大家都同意我接管公司!”霍煜凡說:“這次股市大跌,業績嚴重下滑,影響了股東們的收益,我隻能勉為其難力挽狂瀾來補救了!”

“三叔,還是回以前的分公司繼續做總裁吧!”霍睿說。

“是啊,霍總回分公司曆練曆練更好!畢竟這麼大的集團,你的資曆還不夠纔會造成如今的局麵!”老董事費總說。

霍允安氣得站起來,“三叔不過是犯了一次錯!你們就這樣咄咄逼人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