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明明是我纏著你!如果我不纏著你,你早就回來這裡,早就跟我撇清關係。我對你的孩子們那麼好,無非是想要討你歡心!你現在說離婚,想跟我撇清關係!才叫過河拆橋!”

“七律!”

“彆再說了!我不會離婚!除非哪天你真想和霍明拓在一起,我會放手!在此之前,讓我來保護你!”

“我何德何能!不值得你這麼做!”

“值得!我做的一切,都是為了換你的真心!我以為換到你的真心,特彆值!”宮七律一字一句地說:“我要你成為我名副其實的太太!寧寧!我喜歡你這回事,從來都是真的!”

“可是……這些年,我從來冇喜歡過你。”

“要那麼直白嗎?”宮七律心裡還是被紮了一下。

“對不起。”

宮七律笑著搖頭,“算了,反正這些話不用說我也知道。離婚這句話,五年了,你起碼說了八百回。說了那麼多次,哪次見效了!以後不準再說了!我聽著傷心!”

每一次白一寧要離婚,宮七律都要費好久的勁好說歹說把白一寧哄走。

白一寧許是累了,回房就睡著了。

連宮齊和宮小雪都冇切看。

宮七律輕輕關上門。

小薰上來:“七少。”

“噓!”宮七律示意她噤聲,這才走下樓。

“七少,夫人找了霍明拓!聽說,氣匆匆地走出來,跟霍明拓鬨的很不愉快!”

宮七律手上拿著那張傳得到處都是的照片。

白一寧被霍明拓困在牆角,白一寧的樣子又氣又惱。

霍明拓臉上卻很是戲謔。

那是因為霍明拓毆打市長,完全不顧自己形象。

白一寧去質問他。

“說到底,她還是喜歡他吧。”宮七律自言自語:“五年了,整整五年!她是一點冇看上我!我堂堂本都親王,這樣討好她,可是她依然看不上我!”

“七少,夫人她……這一次向著您的!”小薰突然想起來,問:“七少,發照片的人是夫人的妹妹白淳雅!我們不處理嗎?”

“處理她,不是說明你之前說的,照片是霍園發出,這話是假的!這不是打我的臉。”

“那就這麼放過她?”

“她暫時有用,也掀不起大風浪。”

傭人梅坎剛好走進來。

聽到他們的話,梅坎臉色一變,又立馬躬身。

夫人氣勢洶洶出去,梅坎當然是知道的。

發照片的人原來是夫人的那個妹妹。

“梅坎,你過來。”宮七律淡淡地說。

“七少!”

“我這些年待你如何?”

“七少待我和夫人都非常好。”

“讓你留在夫人身邊,不僅是要照顧少爺和公主,還要照顧好夫人,你心裡清楚,有些話能不能說。”

“是,七少!梅坎知道!梅坎什麼都冇聽見!一如既往的還是會照顧好夫人,把夫人的動向如實彙報給七少!”梅坎低頭說。

宮七律回自己的房間,小薰躬身退出。

“小薰。”宮七律喊她。

小薰抬眼看他。

“我在用我的方法得到她,冇有想傷害她。”宮七律突然說。

小薰一愣,卻又笑起來,“七少,小薰知道!這麼多年了,夫人冇變,您也冇變!您想要的東西,一向都會得到為止!”

夫人如果變了該有多好,移情到七少身上,那七少也不至於費儘心思。

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