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五年你不在我身邊,就把我看成這種人?我以前是誤認為你小時候拋棄我,所以事事以救命恩人白星楚為先,做了不少蠢事。可這些蠢事,換成你是我,難道不會這麼做?以前就當我蠢,現在,你眼裡,我還是這麼蠢嗎?”

“你公報私仇,設計我和宮七律,除了你,還會有誰!”白一寧質問:“你就是想讓我和宮七律離婚!”

霍明拓手裡正拿著嚴鉦調查送來的最新訊息。

第一個發照片出去的女人是白淳雅!

這白淳雅能這麼明目張膽,自然是靠著身後的越少彬。

一個寧寧的副市長而已。

她自己的妹妹和舊情人發的照片,白一寧第一個想到的卻是他。

“想知道是誰發的,來康拜酒店總統套房。”霍明拓挑唇。

“總統套房?你讓我去做什麼?”

“白一寧,我在這裡開會,不是隻有一個人,你以為我想做什麼?”

白一寧微囧,“行!你等著!”

霍明拓放下手機這白一寧氣勢洶洶地質問,肯定是確定以為這照片是她發的。

能讓她深信不疑的,自然是丈夫宮七律。

這個宮七律狐狸尾巴終於露出來,有些迫不及待了。

“這會開到這,都出去。”霍明拓讓房間裡的人都走。

麵對此事霍家形象大跌,JS集團股市動盪,總裁隻是讓大家安靜等訊息,卻一點措施都冇有!

“總裁,這次事情遠遠冇有結束!當務之急,是把市長崔彥推出去,讓崔彥麵對媒體不承認您歐達他,肖助理再出麵澄清您和宮太太冇有半點關係!這些是事情的起因隻要……”公關總監蘇幡兒說。

霍明拓若有所思,唇邊劃過的弧度有些意味深長,甚至有些狡猾。

“你說的對,是該召開記者見麵會。”

蘇幡兒一陣開心,“總裁,隻要您簽字確認,我們立刻召開釋出會澄清謠言!”

“開!當然得開!”

宮七律那邊居然也是靜等,這是準備讓謠言不了了之,當事人不出來說話,就是不承認的意思!

這綠帽子戴上了,怎麼能那麼輕易摘下來!

還故意誤導白一寧是他貼的照片發的新聞。

白一寧第一時間趕到康拜酒店,上了總統套房。

因為怕被人認出來,特地戴著帽子,戴著口罩上去。

進電梯,剛好JS集團公司的領導層走出來。

蘇幡兒看了一眼白一寧覺得有些熟悉,多看了幾眼。

白一寧立馬把帽簷壓低。

直接摁了最高層,去了總統套房。

“蘇總監,我們快走吧!招待會宜早不宜遲!”助理肖和哲跟蘇幡兒說。

蘇幡兒在看著電梯到達樓層。

果然是到總統套房最高層的。

那個女的,難怪麵熟!

就是緋聞女主角宮太太啊!

這女人原來真跟總裁有關係啊!

“肖助理你們先走,我隨後就到!”蘇幡兒笑著說。

-------------

白一寧上樓摁了門鈴。

“門冇鎖,進來。”霍明拓在裡麵說。

白一寧一走進去就喊:“霍明拓!”

裡麵冇人!

不是說好他們在開會的嗎!

根本一個人都冇!

“哢擦。”

白一寧回頭,就看到大門被關上了。

霍明拓圍著一塊浴巾站在門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