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樣的信任,是長年累月的積累,我也不願意動用如此信任。”宮七律感歎地說:“小薰,我從來就不想傷害她,從來不想。”

“我想我是真的愛上她了。冇有哪個女人能像她這般鐵石心腸,五年了,我給了她所有能給的東西,甚至愛屋及烏對她的孩子。她不是冇有感動。是心裡藏著人,這樣專一的女人,如果能喜歡上我,難道不是我的福分嗎?”

小薰曾經也是恨過,恨白一寧太不識抬舉。

喜歡七少的女人派滿了整個本都,七少一句話,一個眼神,那些女人都高興一整年。

可是白一寧不同,怎麼對她,她都是跟七少保持距離。

她感激他,所以配合七少做一個親王夫人該做的所有事。

因為家裡經常會來一些位高權重的外國領導。

白一寧為了給他長臉,刻苦學習那些國家的語言,讓國外來賓都紛紛讚賞七少娶了個聰明賢惠的夫人。

每次國外來賓看白一寧那讚賞的眼神,宮七律就特彆驕傲。

因為明麵上,那是他的太太啊!

--------

“白一寧怎麼成親王夫人了!這丫頭也太長本事!”白家彆墅裡,史秀甄看到新聞簡直覺得不可思議。

這白一寧是天生狐媚子嗎!

怎麼隨便能做親王夫人的!

“媽媽,您放心好了!白一寧這個賤丫頭遲早跟親王離婚的!現在她出I軌的新聞滿天飛!親王戴了那麼大的綠帽子肯定不要她了!霍三少插足他們婚姻,迫於輿論壓力,肯定也不會娶她的!”白淳雅手裡拿著葡萄吃的不要太開心。

她怎麼那麼聰明!居然一下子扳倒白一寧。

“想想怎麼可能娶她!她跟親王是有兩個孩子了!兩個孩子的媽,霍家會接受她纔怪!這女人真夠水性楊花的,跟她媽一個德行!”史秀甄說。

“媽媽,白一寧的媽媽到底乾什麼了!為什麼說白星楚是她的女兒!白星楚是白一寧的姐姐,那白星楚是常悅在和爸爸結婚前就生的孩子!”

史秀甄嗬嗬笑了,“這個我也不清楚,你彆問!你這孩子,陳年舊事,有什麼好提的!咱們就看白一寧怎麼被趕出王宮!”

說起來,史秀甄可鬱悶,“這個宮七律居然是本都親王!你……你也不比白一寧差,怎麼人家找誰都那麼高階!”

“媽,彬彬現在是副市長!現在市長出事,他一直在代理市長的位置,這市長啊,以後都是我們彬彬坐的!我可真是市長夫人了!”

史秀甄這麼一想,也是心裡平衡了一點。

可是再一想又想到了白星楚。

這白星楚現傷的那麼厲害,花了他們可不少錢!

也不知道是誰送來的,居然送到白家來!

這女人姓白而已,可不是白家的人!

之前怕得丟了魂真以為常悅鬼魂作祟,這一回頭才驚覺怎麼可能!這世上哪來的鬼,都是自己嚇自己!

就算把白星楚治好了又怎樣!

這女人早就被霍三爺解除婚約撇清關係,就算治好了也半點用處都冇!

何況都不知道是誰送來的人!

送來的目的又是什麼!

越想,史秀甄心裡越是忐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