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她來了墨城,而不是直接去本都,說明她更想跟我們霍家合作!不過現在看來,她應該不想了,她會跟你老公合作!”說到你老公三個字,霍明拓咬牙切齒。

“你那麼大的優勢,你還砸自己腳!”

“我樂意!我喜歡!我就這樣!”

“我看你還病得不輕!”白一寧罵了一聲,不想管他了。

還冇走開,霍明拓抓了她的手,把她拉回來,抵在牆上。

“你不是應該高興嗎!我把這麼大的跨國貿易送給你老公!”

“不用你送,他想要的也能自己拿到!”

“他跟我一樣卑鄙,為了想要的東西不折手段!你以為他是什麼好人!一個本都親王而已卻手握重權掌管整個本都王宮!他怎麼娶到你的,是不是用了什麼卑劣的手段!”

“不要以為你是什麼樣的人就覺得彆人是什麼樣的!他不像你那麼野蠻,也不像你那麼衝動!冇你那麼霸道!他哪都比你好!今天的所作所為都不是個正常人會做的事!幼稚!”白一寧雙手狠狠推開他。

直接從他身邊走開。

霍明拓望天,嗤笑了一下,“對,我就是幼稚!白一寧我告訴你!你最好跟宮七律好好的,最好他能對你很好!不然誰惦記你,我見一個打一個!”

白一寧腳步一頓,回頭見他囂張的樣子,罵了一句,“流氓!”

霍明拓卻笑起來,“是啊,我就是個流氓!不把自己變成個流氓怎麼保護心愛的女人!隻要能保護好我女人,我就做個流氓!”

白一寧已經走遠了,冇聽到霍明拓的話。

她隻覺得霍明拓的表現越來越幼稚,那麼幼稚的舉動居然讓他這些年坐到瞭如今的位置!

難怪得罪那麼多人,被人家追殺!

白一寧和霍明拓居然還廝混在一起!

越少彬拿了手機就拍下來。

他剛去了趟廁所就發生了那麼多事,也冇看見白一寧是和宮七律在一塊的。

這崔彥被打,他當然開心了。

崔彥做不了市長,他是可以直接上位!

白一寧生怕彆人看見她和霍明拓在一塊,偷偷找冇人的地方翻牆溜走。

剛從牆頭跳下,就被人接住。

“宮七律!”

“寧寧!你是親王夫人,這樣子被人抓到,可怎麼辦!”

“抱歉啊!拉英總統呢?”

“我已經派人送她回酒店!先跟我離開這裡!這邊到處是記者!門外一團亂!記者拍到什麼就亂寫什麼!這渾水,我們暫時不要趟!”宮七律帶著白一寧回去。

越少彬是跟著白一寧來的,看著她跳上牆頭,立馬跑出門,看到白一寧上了宮七律的車!

白一寧到底跟誰在一塊!

“彬彬!你怎麼在這裡!現在外麵都是記者!你應該去記者麵前主持現場的情況啊!”白淳雅跑來說。

“我剛看到白一寧和霍明拓在一起,接著又看到她和宮七律走了!”

“你不知道嗎!我都嚇死了!宴會廳裡,白一寧站在宮七律身邊,自稱是宮太太!看樣子也不假的!”

“你是說,白一寧是親王夫人!”

“我也不要相信這種事!她真是親王夫人!”白淳雅在宴會廳看到簡直嚇得躲起來。

生怕白一寧會來刁難她。

“雅雅,你想辦法,把這張照片發出去!”越少彬拍了白一寧和霍明拓一起的照片。

霍明拓手撐在牆上,而白一寧的雙手撐在他胸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