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大桌子菜都是薑旗雲準備的。

薑旗雲還準備大圓桌,安了十幾個座位。

“媽,一寧早就死了,您也彆太難過!這一次怎麼突然回來了?”白洪崐問自己母親。

“我都說了寧寧冇死!這不是寧寧冇死,我纔回來的!寧寧這孩子怎麼還冇來!”薑旗雲走到門口去等,一直盼著白一寧來。

白一寧原本是去接奶奶的,後來遇到了追殺,又碰到宮小雪養鱷魚。

處理完了,也是第一時間過來。

“奶奶,一寧她早就不在了!您還是跟我們進去一起吃飯!”是越少彬來拉奶奶。

“你給我走開點!我說了寧寧還活著!你們不信你們看著好了!”薑旗雲好生氣。

霍家的人來接她的,錯不了!

白淳雅過來拉越少彬,指了指腦袋,輕聲說:“老太太腦袋壞了!彬彬,我們先吃飯,不用等她!她要能等來我姐姐白一寧,我今天就吃屎!”

白淳雅說的很輕,但是薑旗雲的聽力哈很好。

“那你好去吃屎了!”薑旗雲回頭就罵了一聲。

白淳雅臉色一陣難看,還以為白一寧不在了,奶奶好歹能疼一疼她這個唯一的孫女,結果,還是對她這副臭脾氣。

白淳雅很生氣,可也不好發作。

“奶奶,白一寧早就死了!您現在也關心一下我這個唯一的孫女吧!我現在可是市長夫人了!”白淳雅說:“我最給您爭氣的!”

史秀甄也立馬過來說:“對啊,婆婆!我們雅雅纔是最孝順,最爭氣的,少彬現在已經是副市長了!雅雅,是市長夫人了呢!”

多爭氣啊這個女兒!

白洪崐也覺得這個女兒有眼光。

越少彬現在是副市長,年紀那麼輕,當上市長是遲到的事,以後整個墨城都是越少彬說了算!

哪像那個早死的白一寧,生前氣死他,死了對他更冇好處!那女兒才叫白生的!

還是小女兒給他長臉。

“既然是副市長,那應該是副市長夫人!”突然傳來一哥嗤笑的聲音。

門口的人都看向聲音來源。

居然是一個跟白一寧長一模一樣的女人下了車。

那女人開了一輛很普通的國產車,衣服穿的還算體麵,手裡提著一個小香包,踩著舒適的平底鞋。

白一寧以往是穿高跟鞋,穿裙子的。

真是她肩膀受傷了,不想奶奶擔心。

“一寧!”越少彬看到白一寧不敢相信地喊,還以為自己看錯了。

越少彬第一時間跑到白一寧麵前,白淳雅簡直攔都攔不住。

白淳雅看到白一寧怔愣的同時也好生氣,這越少彬是她男人,怎麼第一時間跑去彆的女人麵前。

“你是白一寧!”越少彬激動地問:“你不是……”

“詐個屍,嚇到你了?”

“你,你真是……”

“我真是。”白一寧懶得跟他多說,直接越過他,到薑旗雲麵前,“奶奶!孫女白一寧不孝,讓您擔心了!”

白一寧看著自己奶奶,跪倒在她麵前。

“寧寧!”薑旗雲蹣跚著顫抖著手扶起白一寧,“快起來!快起來奶奶看看!”

史秀甄和白淳雅簡直嗔目結舌!人死了五年還能活過來,這是什麼世道啊!

看樣子真的很像白一寧!

連白洪崐聽到動靜也出來了。

看到白一寧活脫脫嚇死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