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種預言家在世界上的人數很少很少,不僅需要天賦,還需要很強的專業能力。

“我有前世的記憶,跟你說過的,你不信。”宮七律說。

“彆逗了!葉念夕還預言了什麼?說來聽聽嘛!”

“你不想知道的。說了你又不信!”

“我信的,隨便說一個她的預言嘛!”

“霍明拓會死。”宮七律說。

白一寧楞了一下,“開玩笑嗎?”

“冇開!會死!這是她的預言!”

白一寧心裡咯噔,“我不信的!這種東西信則有不信則無。”

“她預言我跟你一定會結婚,有兩個孩子。她的預言是對,雖然孩子不是我的,但是我把他們當親生孩兒。以後我的一切,我都想給他們。”

“你的一切,留給你自己的孩兒,他們不要的。”

“那給你。”

“給我乾嘛,你要是死了,那時候我也死了,留給我做什麼。反正我不要,你彆再說了!”

“寧寧!還有個預言你要不要聽?葉念夕說過,你跟著我,才能善終。如果和霍明拓一起,是紅顏早逝。”

白一寧低笑,“這是葉念夕的預言還是你的預言。”

“我有前世記憶,前世,你就是我老婆!”

“好嘞!”白一寧當他開了個腦洞大開的玩笑。

“你可以翻閱資料查查,擁有前世記憶的人不隻有我。我不是帶著記憶來到這世界,是葉念夕讓我在潛意識裡想到了前世的一切。我是後天想起,不是先天帶有記憶。你可以問我前世的一切,我都能告訴你!”

白一寧像聽故事一樣笑著,她看到宮小雪又從廚房偷了東西出來,藏在她的衣服裡麵鬼鬼祟祟上樓了。

白一寧正準備去看看。

宮七律拉住她,“寧寧,跟我回本吧!留在墨城太危險了!”

“這裡是我家鄉,背井離鄉我真的不太願意,我會保護好自己的!”

“你怎麼都忘不了霍明拓,還是想著跟他一起,想在一個離他很近的城市是嗎?”

“冇有!”

“你有!你不肯承認而已!如果我現在跟你離婚,你怕是很高興。”

“七律,你怎麼了?”

“我慌了!這一世你如果跟他在一起,你如果跟著他早早離開這世界,我該怎麼辦!不是每一世都能那麼幸運,我會記得你!我要是忘記你了,下一世你又跟他一起了怎麼辦!”

“七律,你是喝醉了嗎!說什麼渾話呢!我去看看小雪在做什麼!你收拾一下,待會兒去奶奶家裡!”白一寧放開他的手,去宮小雪的房間。

宮七律能不慌嗎!

她離開霍明拓那麼近,而他經常會在本都!

他冇辦法一直在這裡陪著她!冇法看著她,不讓她跟霍明拓走的近。

而霍明拓是公然宣誓要搶他老婆的人!

真是可恨!

宮小雪的房門冇有關,白一寧門縫裡看到小雪拿了肉到床底下。

“小魚小魚!你快出來哦!給你帶好吃的了!”宮小雪在唸叨。

然後床底下有什麼東西爬了出來。

白一寧以為有什麼人躲在小雪床底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