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客氣。”安卉說著走開。

霍明拓知道嚴鉦在外麵,靜靜陪了白一寧一會兒,從病房裡走出來。

“三爺!”嚴鉦立馬躬身,“這一批是從澳洲來的雇傭兵!生擒了一個,那人嘴硬,背後的雇主是誰還不清楚。”

“知道用白一寧來威脅我,這是有備而來,早就盯著了。”霍明拓說。

“他們用白小姐來威脅三爺您!”嚴鉦倒是很詫異。

畢竟白一寧現在是宮七律的夫人。

知道用白一寧和三爺關係的人實在不多。

一下子就可以剔除好多嫌疑人。

霍明拓唇角一勾,唇邊的弧度有些滲人。

“以後多派人暗中保護她。”霍明拓說。

“是!三爺!我明白的!對了三爺,薑奶奶我已經讓人接回住所,白小姐受傷的事,我冇有跟她提過!”嚴鉦說。

“做的好。”確實不能讓奶奶再擔心。

安靜的走廊傳來腳步聲。

腳步很急促。

霍明拓回頭看到是宮七律來了。

這條走廊,他怕吵著白一寧睡覺,把整條走廊都封鎖了。

宮七律帶人闖進來。

“我太太呢!”宮七律過來就質問。

宮七律的腳下還跟著一個小男孩是宮齊。

“爹地!!”宮齊指著霍明拓背後的房間,宮齊看到地上有衣服碎片,那是他媽咪的衣服。

宮七律大步走過去。

霍明拓上前攔住,“她在睡覺!”

宮七律猛然抓住霍明拓的領口把他抵在門上,“這些年我小心翼翼護著她,回來纔多久她又受了傷!離她遠點,很難做到嗎?”

這些年,他小心翼翼護著她!

這些年,如果可以,他也會小心翼翼護著她!

他從小就認定的女人,憑什麼成了彆人的老婆!

霍明拓冇有受傷的手反手就抓住宮七律的,側身反把他抵在門上。

“砰”很重要的一聲。

“既然她回來了,我就不會放她走!看好的你的老婆,我遲早給她搶回來!”霍明拓霸道地說。

這話簡直是對一個男人的侮辱,居然有人直接挑釁要搶他的老婆!

宮七律一拳頭打過去,霍明拓側身避開,反手一拳打在他肚子上。

宮七律皺眉,這霍明拓五年不見,身手見長很多。

以前他們能平手。

此刻,霍明拓手受了傷,他居然還被他打中,真是太輕敵了!

宮七律一拳也回擊過去,拳頭堪堪擦過霍明拓的臉頰。

霍明拓也是險險地避開。

“不準打我爹地!”宮齊跑上前攔在宮七律身前。

霍明拓出去的拳頭停住,狠狠摔了手。

“看在他的麵子,我今天不跟你計較!”霍明拓囂張地說。

宮七律冷哼一聲,“計較?就憑你!”

“就憑我!彆以為你是本都親王,我就不敢在墨城對你做什麼!這墨城還不是你說了算!這是我霍明拓的地盤!”霍明拓警告地說。

“爹地!!”宮齊對宮七律搖搖頭。

宮七律怎麼可能怕霍明拓,隻是在醫院吵本就不好,再說裡麵的人他也不想吵醒。

直接推開門,宮七律看到病床上的女人,上前把她抱起。

白一寧原本就因為動靜太大,有些清醒。

睜開眼看到是宮七律擔心的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