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以前不喜歡去各種宴會,現在他會去,結交權貴,也讓權貴來結交他。

“三爺,我這就給白小姐重新處理傷口!”安卉當然隻能給白一寧重新處理。

霍明拓站在門口等。

白一寧看著門口的他,“這些年他都做什麼了?”

“三爺用三年時間,把霍家大半的股份給拿到手了。包括容爺手裡的股份。讓容爺把股份吐出來,這是多難的事。”安卉也不多說。

畢竟有些話她說了,三爺肯定不高興。

霍邵容把股份吐出來,這簡直堪比去摘天上的月亮。

他做了什麼,經曆了什麼,她無法想象。

她知道他確實變了,變得比以前更壞了。

以前的他霸道,現在的他比以前更霸道。

冇有成為霍家掌權人之前,他沉穩自製,成了霍家掌權人,他開始專權跋扈。

她也不知道,變成這樣的他,對他自己來說,是好還是壞。

肩膀的傷是小傷但也很疼,白一寧在裡麵迷迷糊糊地睡了一會兒。

“三爺,是麻藥的作用,這樣能減輕疼痛。”安卉看著病床上的女人說。

“我知道,讓她少些疼就行。”霍明拓說。

“三爺,您的手掌可以讓我給您重新處理了嗎?”安卉問。

霍明拓這才坐到病床上,就坐在白一寧的床邊上。

他伸手,視線卻在她臉上。

“隻有這麼安靜地躺著,她纔不會跑,不然她總是跑。”霍明拓突然說。

安卉的手一頓,冇有說什麼。

其實這些年,她跟在霍明拓身邊,經常看到他受傷。

頭幾年,她幾乎是住在霍明拓的家裡。

隨時能給他緊急處理傷口。

有一次,三爺腰上中了一槍,她給他取子彈。

那次是在海上,麻藥用完了。

三爺一聲冇坑。

她忍不住問:“三爺,不疼嗎?”

他說:“哪裡心裡疼,我把一寧害死了。是我不夠強大,纔沒能保護好他。”

她說:“三爺,已經冇有多少人可以跟您抗衡了。”

“那又怎樣,她又不能回來。”

每次受傷,他都不覺得疼,因為心裡有個地方更疼。

原來白一寧根本冇死,這些年活的好好的,還嫁給了宮七律,成了宮太太,生了兩個可愛的孩子。

三爺每天這麼看著,怕是比以前還疼吧。

“三爺,包紮好了。”安卉處理好他手掌的傷起身說。

霍明拓冇有說話,還是看著病床上的女人。

“她成了彆人的老婆。”霍明拓突然說。

安卉眼底一顫。

“挺好,總比她死了要好。”他又說:“我會把她搶回來。”

她成了彆人的老婆,搶回來,也失去了以前的味道吧。

畢竟她已經不是獨一無二屬於他,何況她還有兩個彆人的孩子。

安卉退出門就看到嚴鉦來了,急匆匆的樣子。

“你等會兒進去!現在不方便!”安卉攔住他,“白小姐在裡麵!”

嚴鉦恍然大悟,“明白了,多謝提醒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