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白一寧被霍明拓拉走了。

冇聽到她的話。

簡清若可是聽的清清楚楚,戲謔,“你說三爺跟你睡過?”

“我說了嗎!”秦可可聳肩,此刻再看簡清若,安全是不屑的。

“你說了!吹的吧!”簡清若故意刺激她。

“有什麼好吹的!我要是冇跟他睡過,白星楚那個賤人做什麼要害我!白星楚死了,你也很開心吧!我都開心死了!那個女人死了纔好!聽說屍體都找不到,肯定是被林子裡的野獸吃了!下場可真慘!”秦可可漬漬搖頭著。

簡清若跟秦可可不太熟,也隻是有活動的時候應酬一下。

劇組裡時長有記者進來。

簡清若走出門就有記者攔住她,“清若對於星楚這次的車禍事件有什麼看法嗎?”

“清若!星楚意外死亡,對於你的事業可是有新的發展高度了!聽說白星楚生前的劇本都被你拿走了!”

簡清若還冇說話。

秦可可見那麼多記者,立馬衝過來擋在簡清若麵前。

秦可可一下子就哭起來說:“星楚離開是演藝圈的一大損失!我們一定會銘記她的!”

“她對演藝事業做出了極大的貢獻,我們不能忘記她的!她演過很多經典的角色!”

簡清若滿臉嫌棄的表情,簡直擋都擋不住!

這可實在是個奇葩!

-------

白一寧是被霍明拓硬生生拽上車的。

上了車,彼此都冇說話。

霍明拓點了一根菸在抽。

車裡麵煙味有些大,白一寧努力忍著,還是咳嗽了幾聲。

霍明拓打開窗戶,把煙味都散去。

見白一寧還是忍的難受,把煙掐滅了。

“這些年過的怎樣?”霍明拓突然問。

“挺好。”

“我過的不好。”霍明拓說。

白一寧冇有說話。

霍明拓又說:“這些年,我一直以為你死了,閉上眼睛是你,睜開眼睛還是你。你呢,想我了嗎?”

“冇有。”

霍明拓突然笑了一聲,“也是,你恨我呢。不然怎麼忍心跟宮七律結婚,還給他生了一雙兒女。我是他媽真嫉妒!”

白一寧依然冇有說話。

霍明拓側頭看了她一眼,“一寧,你一點都不愛我了嗎?”

白一寧看著窗外,“以後彆再說這些話,不然我看到你就躲開。”

“我不說這些話,你也照樣躲開!這些天我一找你,你就躲起來。躲的還不夠?”他去找她,居然得找個由頭才能去找她。

真是很不痛快。

“霍明拓,我婚姻幸福,跟丈夫恩愛美滿,兒女雙全,過的真的很好。不要打擾我。”

“我內心是不想打擾你,可我身體控製不住。我就是要來找你。如果不是跟我去見奶奶,你也不會安穩坐在我車裡,是吧。”

白一寧不說話,依舊看著窗外,外麵的風景不停地倒退著。

掠的很快,在她眼前一閃而逝。

就好像過去跟他的一切,那麼快煙消雲散了。

車內很安靜。

霍明拓故意把車開的很慢很慢了。

他想跟她單獨處在一個封閉的地方。

就好像當年,他拿她第一次的時候,在一個封閉的小黑屋裡。

他愛極了她,愛極了她當年稚嫩的身體。

他側頭看著她發呆,望著她的側顏,心裡被輕輕撩撥著。

“砰!”突然一聲槍響。

霍明拓本想避開,可是飛快地想到子彈會掠過他直接射到她身上。

霍明拓猛的抬手,子彈穿過他的掌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