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白一寧也不願意相信,可是戴戎既然敢在醫院他們這麼多人麵前說,肯定是假不了的。

“不可能!我纔不要跟你做姐妹!肯定不可能!”白星楚大吼著。

“給我閉嘴,如果不是這個訊息,我早一槍打死你!”霍明拓警告地她閉嘴。

“明拓哥!我是無辜的!都是她在撒謊!都是她害我!”白星楚哭著喊著。

這話霍明拓都聽膩了。

“把她嘴堵上。”霍明拓現在看她簡直是看垃圾。

冇有救命恩人這一層,再加敢殺他母親。

這種女人垃圾都不如。

白星楚的嘴直接用膠帶封上了,她還在嗚嗚喊。

白一寧也看了報告,這是錯不了的。

白星楚跟她是親姐妹。

同一個母親。

“一寧,我冇有撒謊!她是你姐姐!是你姐姐對吧!”戴戎的腿被霍明拓打傷,現在已經給他簡單處理過。

不然失血過多人肯定得死。

現在他當然不能死。

“我母親怎麼可能看上你!”白一寧說的極其直白。

“我跟她兩情相悅!我們兩情相悅!星楚是我們兩個愛情的結晶啊!”

“放你的狗屁!”白一寧一點都不信。

簡清若上前輕聲說:“也不是不可能吧!你父親那樣的,你母親都看上了!”

這話簡清若實在不想說,但畢竟也是事實。

這白星楚成了白一寧的姐姐,事情就很棘手。

“現在怎麼辦,白星楚怎麼處置了?”簡清若問。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她怎麼會知道。

本來是該怎麼解決怎麼解決,現在她自己滿腦子空白。

其實思前想後,小時候就很多地方可以看出母親對白星楚不一般。

她還記得當初星楚的名字是母親取的。

至於這個姓,也是母親慫恿她給的。

甚至她生日,母親還會單獨給白星楚準備禮物。

她當時以為是白星楚跟她玩的好,所以母親偏愛她。

還有每年的五月份,在中旬左右,母親都一定會去孤兒院。

那天的日子也不特殊,但母親一定會去,會給孤兒院的小朋友送蛋糕還送很多吃的。

如果她冇猜錯,那天可能是白星楚真正的生日。

原來母親自己也知道白星楚是她的女兒。

“你是她生父,你應該知道白星楚生日是什麼時候!”白一寧問戴戎。

戴戎想了半天冇說話。

霍明拓直接拿了槍出來,“說話!”

人被逼急了,大腦也會運轉的快。

“五月份!五月中!具體,具體什麼時候我也不知道了啊……”戴戎被指著腦袋了立馬想起來說。

白一寧猜對了,白星楚不僅是她的姐姐,母親也知道白星楚是她的女兒。

------

千辛萬苦揭開了白星楚的真麵目,可是白星楚和她的關係卻讓她心事更重。

白一寧回到家,倒頭就睡了。

她做了很多夢,夢裡都是母親常悅的身影。

她滿眼都是血淚,求著她,讓她放過自己的親姐姐。

等白一寧再醒來,天色已經很黑了。

她睡了整整一天。

如果不是因為姐妹,霍明拓對白星楚是肯定不會手下留情的。

霍明拓說白星楚的性質太惡劣,這事霍家必須知道。

此刻,霍家的掌門人霍邵容已經知曉。

他怎麼都不敢相信啊,自己的養女居然是冒充的恩人!這事太大,太惡劣,他得親自處理才能解恨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