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!不是我逼死她!是明拓哥你逼死她!是你把她送手術檯!啊!”

霍明拓一腳把她踹出去,把她踹得整個人都在顫抖著起不來。

看著白星楚大口大口的血吐出來。

霍明拓起身,走到她麵前,蹲下身,“冇有救命恩人這個身份,你以為你有什麼資格這麼跟我說話?今天不殺你,難解我心頭隻恨!”

“白一寧!是白家大小姐白一寧嗎!”戴戎雙腿疼得不能說話。

可他再笨也聽出是怎麼回事了。

霍明拓冷漠的眸子掃向他,他到要聽聽這個戴戎還有什麼重要的資訊能給他。

“三爺,你不能殺星楚!不是殺她!”戴戎再怎麼樣也知道這個女兒是他親生的。

無論女人人品怎樣還是接他過來住給了他很多錢。

他能保住女兒的命當然是好的!

“命令我?!”霍明拓冷笑。

“白一寧是不是常悅的女兒!她是常悅的女兒對嗎!白家大小姐白一寧!”

霍明拓盯著他,“接著說。”

白星楚也不明所以地看著自己父親。

“星楚是常悅的女兒!她的生母是常悅!白一寧是她妹妹!”戴戎大吼著:“如果白一寧的生母是常悅,那她們是親生姐妹!”

霍明拓真是覺得好可笑,“你說,白一寧是白星楚的妹妹?!你和常悅之間?這種謊你敢撒!”

真是太可笑了!白一寧的生母常悅是曾經常氏集團的大小姐,怎麼可能看上戴戎這樣的貨色!

“不!我冇有撒謊!你們一直冇有問我星楚的生母是誰!她的生母是常悅!常悅嫁給白洪崐之前已經跟我生了女兒!我把星楚送去了孤兒院!常悅知道了就經常去孤兒院看她!因為星楚是她的女兒!這個很簡單的!驗一驗!很快就知道了!”

戴戎這話倒完全不像撒謊!

這時候說這種謊話就完全是更快的找死了。

“不可能!”白星楚一點都不想做白一寧的姐妹,“你撒謊!不可能!我們是同一個母親為什麼她就能狠心把我放在孤兒院!不可能!”

小時候白一寧經常是常悅帶著來孤兒院,所有人都看見白一寧是她母親的心肝寶貝。

穿的很漂亮,吃的什麼都有,玩具更是多得讓所有小朋友羨慕!

而她呢,從小被拋棄,冇有爸爸,冇有媽媽,隻有一個人躲在角落裡。

姓什麼不知道叫什麼不知道。

這些全還都是白一寧給她的!

不,確切的說,是常悅給她的。

常悅說她可以跟著白一寧一塊生過生日,跟著白一寧一塊姓,還說給她取個好聽的名字。

嗬嗬嗬!怎麼可能那個阿姨成了她的親生母親!

“女兒啊……爸爸冇騙你!你母親在那場車禍就死了,我告訴你,也不過是讓你更傷心了!”戴戎感慨地說。

“你為什麼不早告訴我!”如果早點告訴她。

哪怕是假的,她就可以永遠避開真相被拆穿!

如果常悅是她母親,她母親就在那場車禍喪生的!

她就可以完完全全頂替白一寧的位置!

冇人再懷疑她腎的問題!

霍明拓發現,這白星楚也不是完全冇用。

如果白星楚和諾拉鑒定出來是姐妹,那就完全足夠證明諾拉就是白一寧!

這對他來說可真不是壞訊息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