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戴戎喝著水,支支吾吾,“你白天不是剛給了我一張銀行卡,我不是去刷了一下嗎!”

“裡麵還有五億!這些錢呢!”

“賭一下就,就冇了啊……”戴戎又支吾著。

白星楚隻覺得眼前一暈。

她所有所有的錢,所有所有的積蓄都被她這個所謂的生父給賭光了!而且一乾二淨!

白星楚扔掉電腦,跑進自己房間,打開保險櫃。

保險櫃裡應該還有一些黃金和首飾。

“女兒你怎麼了啊!那麼著急的樣子!”戴戎問。

打開保險櫃,裡麵空蕩蕩的,什麼東西都冇有!

“裡麵的東西呢?”白星楚快瘋了,質問著戴戎。

“早就冇了呀……老早被我拿走了……我本來是向著賭贏了就給你贖回來的!到時候,你就不知道裡麵的東西冇了!”

“我殺了你!”白星楚真的徹底要瘋了。

隨手抓了剪刀就刺過去。

戴戎嚇得立馬跑開,“殺人了!殺人了啊!”

白星楚抓著剪刀追出去,她要氣死了!

唯一的活路被戴戎硬生生掐斷了!

她所有的錢,所有的積蓄都被他揮霍乾淨!

她早就想過可能會有這麼一天,是想著事情敗露之前,至少她可以有足夠的錢逃走,足夠的錢生活在國外!

結果,一切都泡湯了!

都怪這個戴戎突然出現!

如果不是他出現,她的生活不會變成這樣!

就因為他出現,她每天膽戰心驚地隻能給他做提款機!就因為他在記者招待會後台說的話,沈沐纔會聽見她腎的問題,纔會去問刀正浩,纔會知道這件事!

她纔不得不殺了沈沐!

事情纔會演變成這個地步!

她要殺了戴戎,一定要殺了戴戎!

她從小因為少了一個腎被他拋棄,現在他卻回來榨乾了她所有的錢!又害得她事情敗露!她現在擁有的一切都要失去了!

“救命啊!女兒殺親爹了!女兒要殺親爸了!”戴戎大喊大叫著跑出去。

猛然撞到了一個硬邦邦的身體,整個人被彈了出去摔倒在地上。

“三爺!三爺救命啊!”戴戎一看是霍明拓見到救星一般爬起來爬到霍明拓的腳下。

霍明拓盯著他,眸子裡是嗜血的光一腳把他給踹飛了出去。

白星楚拿著剪刀跑出來。

“明拓哥……”看到霍明拓,白星楚下意識地喊。

霍明拓冷冷盯著她,渾身的戾氣像似破殼而出,在他周身迴盪不去。

一步步,他走到白星楚麵前。

那模樣更像個剛從戰場回來的修羅,滿臉的煞氣。

“知道我為什麼找你?”霍明拓目光裡全是冷入骨髓的寒意。

“我,我不知道……”白星楚立馬扔了剪刀。

她不確定明拓知道多少,當然不能自己承認!

如果母親冇死,他看到白星楚這副擔驚受怕的模樣,一定會心軟相信她的話。

可是母親都被她害死了!

行車記錄儀裡的SD卡清清楚楚的告訴他,是這女人害死他敬愛的母親!

“好,今天就好好算清楚這筆賬!你給我滾進來!”霍明拓是讓戴戎滾進來。

又直接把白星楚推進房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