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整個走廊都安靜下來。

白星楚哪裡敢哭。

她現在就盼著沈沐能夠死。

這麼被撞飛出來,怎麼可能不死!

沈沐死了,她就安全了!她就不會失去在霍家享受的一切了!

重要的是不會失去明拓哥了!

手術室的門終於打開了。

霍明拓大步上前。

醫生說:“三爺,我們儘力了,準備後事吧!”

霍明拓幾乎趔趄了一下,他一手撐在走廊座椅上,手緊緊捏成拳,那拳頭已經被捏到青筋暴跳。

白星楚聽到這話也鬆了口氣了,這才叫真正的逃過一劫!

霍邵容聽到,眉頭皺起,臉上也有悲傷。

霍邵容的女伴杭媛麵上難受,心裡就開心了!

這沈沐這些年一直壓著她,總算現在人死了!

霍邵容總歸可以娶她過門了!

“我看那白星楚哭得可真是假!”簡清若憤憤不平著。

他們就在走廊儘頭的樓梯間裡。

手術室門口的一切,她們都能看見。

“很快,她就能哭得很真。欠債還錢,殺人償命,這是天經地義的事!白星楚的手段居然惡劣到這種地步!她最怕失去什麼,我們就讓她把最怕的東西通通都失去!”

簡清若看到白一寧眼底劃過的嗜血殺意。

連她都忍不住打了個激靈。

------

已經是深夜了,霍明拓坐在客廳裡,手中燃著一根雪茄,他其實不太喜歡雪茄的味道,味道太過濃烈。

他喜歡清淡一點的煙,抽著也不那麼嗆。

他問過白星楚,車禍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。

白星楚說刹車突然失靈了,她的車撞上了正常行駛的大卡。

這才導致坐在後排冇有係安全帶的沈沐被撞飛出去。

“三爺!”客廳裡很黑,冇有開燈。

嚴鉦走進來輕聲喊。

霍明拓手裡的雪茄還燃著,他狠狠吸了一口。

“星楚小姐車裡行車記錄儀裡麵的SD卡冇有找到!”嚴鉦說。

“冇有找到?”霍明拓聲音有些冷,“行車記錄儀呢?”

“記錄儀還在,但是卡卻冇有在!”

“星楚的車子檢查過,刹車冇有失靈。”

“是的三爺,冇有失靈!但是不排除偶爾失靈的情況!”

“SD卡為什麼冇有!為什麼!”霍明拓直接把雪茄扔在嚴鉦身上,一腳踹走了眼前的凳子。

嚴鉦慌亂地跪倒在地,“三爺!請節哀!”

霍明拓第一時間調查了這個車禍的原因。

原因有很多種,就看他願意相信哪種了。

更重要的是,白星楚冇有說謊的必要。

可是星楚說刹車失靈,他讓人檢查過了,刹車冇有問題。

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,行車記錄儀裡麵會記錄著一切,可是記錄儀裡麵最重要的SD卡卻不見了!

“三爺!有人送一個檔案過來!”

是家裡的傭人拿著一個檔案進來。

裡麵很黑,傭人都不敢進去。

是嚴鉦慌忙起身接了過來。

打開檔案,裡麵是一張SD卡!

這不會就是那張丟失的SD卡?

“三爺!有人寄了SD卡!”嚴鉦立馬過來,說著就把SD卡放進電腦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