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三爺對誰有興趣都不用跟我說的。我也冇興趣聽。麻煩讓一讓。”白一寧說。

霍明拓扶額,他簡直一次次在這女人身上碰釘子!

他居然完全拿她冇辦法!

他現在就關心一個問題!怎麼才能讓她承認她就是白一寧!

其他什麼問題,他都冇心情去關注!

霍明拓死氣勢洶洶地來,卻是铩羽而歸。

簡直太灰溜溜了!

-------

因為商場監控冇有錄進去,白星楚冇法無端指責簡清若,這時候她要說是簡清若在商場欺負她,是宮太太扒光了她的衣服。

大家都會覺得她是戲精上身。

會認為是她把臟水潑簡清若身上轉移群眾的注意力。

白星楚在娛樂圈混了那麼久當然知道。

所以公關團隊召開新聞釋出會。

白星楚作為受害者,直接去現場哭一哭。

哭得有多慘就有多好。

隻說自己在商場買衣服,因為拍戲太勞累暈倒了,不知道是誰扒了她的衣服。

可能是有人惡作劇。

不明說事情始末,隻是模糊事情真相,讓吃瓜群眾自己去猜測。

同時又澄清之前傳言的,她跟流浪漢的事。

戴戎去現場坐了一坐,按照白星楚安排好的台詞在現場說了一遍,證明自己就是白星楚的親生父親。

找到白星楚多麼多麼不容易。

一把鼻涕一把淚的。

看的現場記者都快落淚了。

外麵的腦殘粉更是舉著牌子喊著:支援楚楚!支援星楚!我們愛你楚楚!

哭完了,下台。

戴戎就跟白星楚邀功,“我這哭的還好吧!寶貝女兒!”

戴戎說著就伸手要錢。

“你又要錢?你冇看到我受了那麼大的委屈嗎!”

“我不是配合你演戲了!”

白星楚真是氣死了,“你到底是不是我爸爸!”

“是啊,三爺不是驗了DNA嗎!”

“……”說到霍三爺,白星楚心裡就更氣。

聽說明拓找那個諾拉夫人算賬去了,可是卻冇有結果!到底是把那個諾拉怎麼樣了!完全都冇訊息!

白星楚越想越氣,“冇錢!我一分錢不會給你!”

“這可不行!你不給我錢,我就告訴三爺你腎的問題!”

“閉嘴啊!”白星楚惶恐地看周圍。

幸虧房間裡冇其他人。

戴戎也看了四周幸虧冇人,不然他現在魚死網破,一毛錢冇有。

“我不說不說你腎的問題,那你給我錢啊……”戴戎輕聲說。

白星楚為了給他閉嘴能不給錢嗎!

她自己那點存款都要給戴戎敗光了!

沈沐是特地來看看白星楚的釋出會,畢竟是她的準兒媳,再不能出差錯了。

白星楚再鬨笑話出來,她兒子霍明拓的臉也是被丟儘了。

剛來後台就聽到戴戎說白星楚腎的問題。

奇怪,白星楚的腎最近不好嗎?

為什麼不讓人知道?

沈沐原本想進去,聽到他們的話,她又直接離開了。

“星楚!沈夫人來找你,冇找到你嗎?”經紀人樂海靈打發了記者過來問。

白星楚愕然,“沈阿姨什麼時候來的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