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些年,他是怎麼過來的,她知道嗎!

他在刀口舔血,一步步走到如今的地位。

霍家所謂那些兄弟姐妹,誰都想坐他的位置,誰都想把他拉下台。

明槍暗箭,他躲了多少回!

又有多少回,他不行中招,痛苦煎熬的時候,他想到的全是她蒼白的臉,她哭著求他不要讓她上手術檯!

如果他當初站的足夠高,就不會連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!

所以那些想要拉他下台的人,他從來不客氣!

他是舔著人血才坐到如今的位置啊!拿到最高的權勢,就能為所欲為!

白一寧發現霍明拓現在真是個變態,還是惡魔一般的變態!

她好不容易掙紮出來的手揚起,重重打了他一巴掌。

霍明拓楞了一會兒,看著麵前的女人,他住了手。

不是一巴掌打醒了。

而是眼前的女人那屈辱的眼神,被他吻過,像似被臟東西碰到過似的。

她不停用手背擦著自己的唇。

臉上寫滿了厭惡。

那樣厭惡的眼神讓他心口被刺痛了一般。

他抬手遮住她的眼,“不準用這種眼神看我!”

她打開他的手,狠狠推開他,“霍明拓,你他麼給老孃滾出去!”

霍明拓似乎都忘記自己來這裡的目的,他是來質問她的。

結果被她指著鼻子罵,他居然都楞在那。

“我滾可以,那你承認你就是白一寧!”霍明拓說。

“我是宮七律的女人!不是你口中的白一寧!”

“你就是不承認了?”

“我不是,有什麼可承認的!”五年前白一寧就死了,他害死的!

她現在叫諾拉!精通8國語言的外交家!

“你要不是白一寧,今天欺負了我未婚妻白星楚,這筆賬得算!你要是白一寧!你承認了,我們的賬一筆勾銷!我回去就解除婚約跟你結婚!”

“我呸!你個渣男!”

“我是渣男!我自己以前心愛的女人我冇保護好!現在她要是活著,我他媽就是要娶她回家!管她是誰的太太!”

他居然理直氣壯地說這話。

他指著她:“你說,承不承認自己是白一寧!”

“我不是!我再強調一遍,我是宮七律的女人!你說我欺負你未婚妻,證據冇有不要瞎指控!我告你誹謗啊!”白一寧再次抹了抹被他吻過的嘴唇。

惱羞成怒地走開。

想打開鐵門。

被他氣的,居然都冇力氣推開。

霍明拓走過來,很輕鬆拉開了鐵門。

白一寧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
想出去。

霍明拓伸手攔住她,“我再說一遍!你承認你是白一寧,我立馬回去解除婚約!”

“三爺說話要像個男人,彆動不動就拋棄未婚妻!”

“老子是認真的!我要娶的從來都隻有白一寧一個人!我跟白星楚訂婚,是因為我以為白一寧死了!我對彆的女人根本冇興趣!”

“那就是對白星楚有興趣了。”

“我冇這個意思!”霍明拓簡直要爆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