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諾拉夫人電暈你!還扒你衣服!她為什麼這麼做!她跟你有什麼仇。”霍明拓雖然心疼白星楚的遭遇,可是這話,他怎麼都不太相信。

簡清若這麼做倒是可能,怎麼就多了那個諾拉。

“我也不知道……嗚嗚嗚……簡清若在商場裡麵動手打我,後來諾拉從後麵用高跟鞋踢了我一腳,她們兩個聯合起來欺負我!”白星楚還轉身把衣服脫了,讓霍明拓看她後背。

這還真是被利器撞傷,背後一塊淤青。

霍明拓安慰了白星楚好一會兒,她哭著睡著了,霍明拓才離開。

吩咐傭人照顧好白星楚。

走出房間,是沈沐過來。

“星楚還好嗎?”沈沐問。

“不太好,說是簡清若和諾拉欺負她。”

“諾拉夫人,那個宮太太,聽說和一寧長的很像的那個?”

“是她。”

“她為什麼合著簡清若欺負星楚?”

霍明拓冇有說話,若有所思的樣子。

這就奇怪了,親王夫人做什麼要欺負他未婚妻,她們有什麼仇恨?

如果諾拉是白一寧,這當然就有仇恨了。

白一寧一向不喜歡白星楚。

當初也找了很多機會欺負過星楚。

“明拓,星楚這一次……不是我說她!她確實有些丟臉!現在誰都知道你未婚妻有紅色胎記!”沈沐說。

這要不是霍明拓的未婚妻,沈沐當然冇這份擔心。

畢竟霍明拓身為男人,自己準妻子的身體都被人看過了,想想都覺得心裡膈應吧。

不僅是沈沐心裡膈應,連霍邵容心裡都膈應的很。

準兒媳的身子給世界人民看過了!

可這星楚是霍家的救命恩人,又是他的養女,他心裡膈應都隻能忍著。

這要換成彆的任何一個女人,他早讓兒子解除婚約。

這樣的汙點,霍家實在受不起。

-----

霍明拓是直接衝進大使館,保鏢根本攔不住。

那氣勢洶洶的模樣,白一寧站在天台都看見了。

她是猜到霍明拓會來找她算賬,冇想到是那麼快。

她一接到訊息就來天台避一避。

不是怕他,隻是她很不喜歡他為了彆的女人來質問他。

這會讓她想起五年前那事。

白星楚自己掉下去,霍明拓非要質問她為什麼要推人家。

明明第二天都要結婚了,為什麼要惹這種事!

想起來就是很糟心的。

白一寧捏了捏鼻梁,真頭大。

“砰”一聲。

是上天台的鐵門被踢開,還有個保鏢被踹飛了出來。

霍明拓的力道很好,至少踢保鏢的時候控製了力道。

那保鏢冇飛出天台之外,冇掉下樓。

他目光鎖定在她身上,眸底一片陰暗。

白一寧走過去扶了保鏢起來。

“夫人!”保鏢吃力地起身喊。

白一寧扶著他的手臂,“你下去吧。”

“殿下交代,夫人有危險時,屬下不得離開!”那保鏢還不走。

霍明拓看一眼白一寧扶著保鏢的手,眸底越發陰沉。

這女人碰一下彆的女人的手臂,他心裡怎麼那麼恨!

聽彆人喊她夫人,他心裡跟火燒一般更加不痛快。

“霍家三少爺能把我怎麼樣,你擔心什麼,下去吧!”白一寧可以提醒對方是霍家三少爺。

出了任何事,霍家承擔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