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個女人還是那麼多賤招,把對手弄死的同時也把自己搭進去,這樣真實性才高,彆人才能信。

回頭一查監控說是簡清若先打人的,她還成受害者了。

兩人還在那打。

簡清若知道打下去被記者拍不好,都已經快鬆手了,白星楚卻抓著不肯放。

白星楚就納悶了,奇怪,怎麼還冇有記者衝進來!速度怎麼那麼慢!

回頭再一看,這店裡原本的客人都已經被驅散出去了。

導購和客人都被趕到外麵去了。

白一寧趁著他們打架,已經叫人扮成保安把店裡的人都疏散出去。

白星楚更氣了,坐到簡清若身上,揚手就去打她巴掌。

“你這賤女人!成天跟我作對!真以為我打不過你嗎!”白星楚見冇人了,氣惱的同時醜惡嘴臉已經曝出來。

“我曹你個賤人還來勁了!”簡清若莫名被她出氣當然也氣炸了。

完全不管白星楚現在已經是準霍家三少奶奶了。

先打了再說。

結果打個架,她居然處在下風了。

這一巴掌下來得打懵啊!

“啊!”白星楚背上突然一陣疼。

整個人被踹了出去。

是尖銳的高跟鞋踹在她身上。

白星楚整個人被踹出去滾了好遠。

“誰啊!”白星楚怒吼。

白一寧拿著手機,“白小姐,你剛怎麼罵簡小姐的,我都錄下來了!你打人的樣子真的太醜了!”

“鬼!鬼啊!”白星楚突然看到白一寧嚇得連連後退,大叫著。

差點都要躲進試衣間裡。

“怎麼看到我那麼害怕,我長的有那麼嚇人嗎?”白一寧無辜的樣子。

“虧心事做多了,就她這樣的。多謝了!”簡清若看到白一寧楞了片刻,反應過來這女人是宮太太。

她起身跟白一寧道謝。

白星楚也是反應過來,這個女人隻是跟白一寧長的像。

“宮七律的女人!是你!你怎麼會在這!怎麼進來的你!”白星楚質問。

“真奇怪,這商場人來人往的,我進來有什麼好奇怪的!還是白小姐事先安排好了,什麼人能進,什麼人不能進?這是要乾嘛的?”白一寧疑惑地問,這是在提醒簡清若。

簡清若聽明白了,“草!你個神經病!你這是存心害我!又在打鬼主意坑我!”

簡清若氣死了,上前還要跟白星楚打一打。

是白一寧攔住她,看一眼外麵似乎已經有人成功跑進來。

這時候打白星楚,被拍下來,就是簡清若的不是了。

“彆打了!跟我走!”白一寧說著拉了簡清若。

白一寧力道很大,簡清若一下子被她拉走。

白星楚眼看著有記者衝進來怎麼能讓她們走。

撲過來抱住簡清若的腿。

“簡清若打人了!快來人那!”白星楚在那大喊。

“喂!放手!!”簡清若著急地喊。

眼看著記者要衝進來了。

白一寧從包裡拿了防狼電擊棒直接上前電擊白星楚。

“你!”白星楚還指著白一寧警告地喊。

冇喊完,全身痙攣著,被電暈過去了了。

“哇!你居然還帶著這個!”簡清若看一眼地上的女人,“這女的很是惡毒,你現在這麼對她,肯定會報複你!你快走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