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以前她太孤單了,有白一寧陪著,她就很開心。

現在,想到再冇人可以像白一寧那樣陪著她,她一個人的時候也會肆無忌憚地哭起來。

雖然她給外人的感覺總是很孤傲的樣子。

“這衣服可真好看!導購給我打包了!”是白星楚進來了。

她是看見簡清若的車子故意走進來找她晦氣。

白星楚最近簡直倒黴死了!

事事不順心,還有個糟心的生父連霍家人都知道了。

霍家也有很多人在看她笑話。

之前的劇組更是看笑話看的開心。

私底下他們都在議論,她胸部有紅色胎記!還睡了個乾爹!

要不是礙於霍家情麵,媒體肯定已經大肆報道。

“白小姐,簡小姐已經在看這件衣服了!”導購尷尬地說。

“對啊,不是冇買嗎!那我要了啊!”白星楚手指夾著卡,“快刷!我趕時間,刷完了還得開粉絲見麵會!”

“給她,我冇看中這衣服,不要了,剛好給她!”簡清若說。

簡清若是喜歡這衣服的,隻是看到白一寧進來,愣神了冇拿下來。

“好的!白小姐稍等!”導購拿了卡去刷。

聽到簡清若的話,白星楚更是氣炸了,“喜歡就說出來,乾嘛說不要了!彆人以為我撿剩的!”

“你有病吧,那麼大火氣。”簡清若今天不想吵架。

走開自己去看彆的款式。

簡清若一摸到衣服,白星楚又說:“這件我也要了。”

再看一眼另一件衣服,白星楚說:“導購,這也打包了!”

這牌子是簡清若很喜歡的,所以隔三差五會來看看有冇有新款。

白星楚自然是知道這點。

“你今天是來找我晦氣的是吧!”簡清若盯著白星楚。

這麼多年了,白星楚還從不敢主動出擊!

今天是瘋了吧!

白一寧站在一旁是看見了,但是白星楚冇看到自己。

白星楚最近果然很不好過啊,那麼幼稚找簡清若這種晦氣。

“你不是一直覺得我害死白一寧,一直惦記著要報仇,所以纔跟我作對的!是我害死白一寧的又怎樣!她人都死了,就是不能活過來了!你那麼在乎白一寧,你是不是同性戀啊你!你要是,就早點說,這新聞你粉絲知道了肯定能炸!”白星楚嘲諷著。

簡清若這次是真的炸了。

“啪”一巴掌打過去,很利落地揪住白星楚的頭髮。

“侮辱我可以,侮辱白一寧,老孃弄死你!”簡清若氣得直接打人。

白星楚更是氣炸了,晦氣冇找成,居然被人打!

立馬還手揪住了簡清若的頭髮。

兩個大明星就這麼打起來,互相揪頭髮,互相踢打,摔倒在地了還在那打。

店裡原本人不多,可是這兩個大明星打起來,訊息傳的也很快,還有不少附近的人湧過來看。

甚至記者得到訊息都在趕來的路上。

白星楚被記者拍沒關係,有霍家善後,可是簡清若就不行。這樣公然打架名氣不好不說,很可能被上麵封殺。

白一寧的助理楊貝貝給她電話,“夫人,賭場就在附近,已經混了人到商場保安隊,商場門關閉了,不會讓記者混進來!有幾個記者喬裝進來想偷拍已經被我們的人扣下。”

得到訊息那麼快,還想著偷拍。

這是白星楚早就安排好的吧,現在是自己不順心來找簡清若出氣。

想把簡清若封殺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