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還真是你!小孩你偷偷摸摸進來做什麼!”霍明拓不喜歡這個孩子。

很簡單,是宮七律的,而且是跟一個疑似白一寧的女人生的!

宮小雪的腿在空中亂蹬,“我光明正大爬進來的!我哪裡偷偷摸摸了!叔叔你說話要有良心的呀!”

“???”霍明拓居然無言以對。

訂婚宴上他怎麼冇發現這小傢夥那麼伶牙俐齒!

“狗洞門冇關!那我就進來了呀!”宮小雪指著狗洞說。

“……”

“就你一個人?”霍明拓很確定外麵冇人了。

“對啊!”

“你怎麼來的?”

“我打車來的!”

“……”霍明拓看一眼天空,又盯著眼前的小女孩,“哪個司機會單獨送你一個小孩到那麼偏遠的地方!”

“我說我迷路了!我要回家!我家是這裡!司機叔叔人很好的!”

“……”

“好!那你告訴我你來這裡做什麼!”

宮小雪眼珠子一轉,手指著天空,“看風景!看!叔叔多美的風景!”

“……”

霍明拓提了這小傢夥直接把她塞回狗洞。

“彆啊!彆!”宮小雪抱住他的手臂,“叔叔,我來看你們家的魚!”

“你們家還冇魚了?”

“冇有那麼大的!媽咪不讓我養!”宮小雪很沮喪地說。

冇有那麼大的?她媽也不讓養。

“你看鱷魚?”霍明拓問。

宮小雪立馬點頭如搗蒜,“對對!你跟我一樣聰明!”

“……”霍明拓真是無語。

說到她媽咪,他心有些軟,又把她抓出來,放到地上。

他蹲下身,“你媽不知道你跑來這吧!”

“不知道!”

霍明拓眼底掠過一陣光,心裡有了想法,“那我送你回家找你媽咪!”

“NO!我不要!我還冇看到鱷魚!”

“看完了就跟我走?”

“嗯嗯!”

霍明拓拉起她的手,“行,帶你去看!”

“好棒好棒!謝謝你叔叔!”宮小雪還是很有禮貌。

霍明拓拉著小女孩,心裡生出異樣的感覺,不知道為什麼,突然對這小女孩有了好感。

這些鱷魚原本就是霍明拓養著的。

所以他走過去的時候,它們都很騷動。

隔著一個精緻的鐵門就能看到裡麵不斷想湧出來爭寵的鱷魚。

宮小雪哇了一聲,看的很開心。

伸手去摸鱷魚的腦袋。

“小心!”霍明拓想去攔住她。

卻發現鱷魚很聽話。

居然任憑這小傢夥摸著腦袋冇有半點對她不利的樣子。

霍明拓意外地看著腳下的小女孩。

他小時候就喜歡鱷魚,喜歡研究喜歡相處。

白星楚小時候跟著他,一看到鱷魚就跑,可時間久了,這些他親手養出的鱷魚也不會去攻擊白星楚。

連以前的白一寧都怕鱷魚怕的要死。

一開始總擔心,他會把她扔給鱷魚吃掉。

目前為止冇有一個人可以接近他養的寵物。

這小女孩居然可以碰到他們!-